李东阳看着朱雀大杀四方,满意的点点头,朱雀的战术运用的不错,人员安排也极为合理,已经可以坐镇一方。

相比李东阳的满意,上清宫宫主则是心寒,他真的不明白朱雀是怎么做到的,那可是仙君的实力啊。

不是阿猫阿狗,是仙君,就算是初期仙君那也是仙君,怎么可以杀仙君如杀鸡似的容易呢。

世界观受到严重冲击,偏偏还抽不出时间保护自己人,上清宫宫主只能心疼的大喊,让各位长老打起精神,不要轻敌。

嗯,各位长老没有轻敌,他们很重视,重视的后果就是叫着休战,他们议和。

少主又不是他们儿子,凭什么少主惹事让他们送命,凭什么?

不服!

“各位道友暂息雷霆之怒,有话好说。”

“不错,各位道友误会了,误会大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有人打头阵,就有人附和,两个仙君初期的一开口,仙君中期的立刻附和。

初期的杀的那般容易,一刀一个,那他们中期的也不够看,议和挺好的。

“各位,对不住,我家少主惹了您死有余辜,我等愿意代替少主赔罪。”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不错不错,各位有要求可以心情提出,上清宫宫主是他的父亲,不管什么条件肯定会应下。”

这位的潜台词就有意思了,那意思是你们杀了宫主的儿子,就找宫主算账吧,怎么算账都行,俺们不插手。

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你们去杀了那个宫主吧,不杀就是强敌,待宫主缓过劲来肯定跟你们没完。

少主死了跟我们关系不大,你们还是去杀宫主吧,俺们就是打酱油滴。

话没挑明,聪明的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李东阳听的真切,一阵摇头失笑,这个上清宫宫主不得民心啊。

能被带出来的强者,定然是信的过的人,这还没怎么滴呢,就把宫主卖掉,识人御下都有问题。

看看自己的部下,李东阳很得意,那就是甜蜜的负担。

白泽带着强者出现,看看战斗中的人,再看看躺地上的尸体,捋着胡子笑的很开怀,天主这次归来收获太大了。

龙腾阁除了没有仙帝及以上强者坐镇外,已经可以挤身在三流势力之间,他们有这个实力与拳头。

待到将来天主成为仙帝,龙腾阁的地位还将会向上提,二流势力不在话下,一流势力也可一争,只要给他们时间,成为超级世界又有何难!

白泽挺胸抬头畅想未来,未来可期,一片光明。

正得意间,上清宫宫主向白泽发出求救。

“白长老,在下上清宫宫主,请白长老助我灭敌,必有厚谢。”

“对对,白长老,咱们上清宫与龙腾阁可是盟友啊,您不能见死不救。”

“就是就是,咱们是盟友,白长老快助我们杀敌。”

其他强者看到白泽眼睛放光,看到了希望,这位白泽他们是认识滴,在少主挑衅时,暗中没少打量白泽。

他们也试过强行破阵,可惜那法阵太强,根本破不开。

再加上李东阳炼丹大师的身份,与五大势力又交好,只能使出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就是让少主带着人不断的骚扰。

他们给出的理由也很强大,就是替上清宫大师兄找场子,没说杀人,也没说抢地盘,演的就是师兄弟情深的戏码。

在没有真正撕破脸之前,还真不好说什么。

谁能想到少主没找回场子,脑袋被拍飞了,这是活该宫主绝后呢。

“各位,抱歉抱歉,老夫插手之前要先要问个事非,敢问你们这是怎么了?私还是旧恨呢?”

白泽假模假样的寻问,眼神还瞟了一眼李东阳的方向,天主一回来寿春城就热闹了。

啧啧,天主就是个大舞台啊,走到哪儿都有乐子看。

上清宫宫主看到白泽没有第一时间插手,眼底闪过杀气,在他心里白泽不过是个大罗金仙,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他想请的也不是白泽,而是白泽身后的强者,若放在平时,白泽都不配与他搭话。

大罗金仙在别人眼里是强者,在上清宫宫主眼里真不算什么事,上清宫不缺。

这个有点自大,这个不缺要看跟谁比,反正跟龙腾阁一比自然是不缺滴。

龙腾阁,呵呵,如果不是有五大势力及那个可能存在的后台,他翻手可灭。

上清宫宫主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希望白泽诏出身后的强者,待摸清底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可恨龙腾阁太滑,到现在为止还没摸清底细,真的好气啊。

心里又恨又气又急的上清宫宫主嘴上说的却是另一套,他立刻把罪名推到了朱雀一行身上。

他的儿子没有错,错的是朱雀勾搭,错的是黑煞凶残,不就是调戏一下,至于杀人害命吗?

那不讲道理的样子看的白泽一阵好笑,论不讲道理还有谁能比过天主?在天主面前玩这招那是找死呢。

四周知道始末的又开始议论,认为上清宫宫主脑子有病,那位少主死的不亏,遇到这么一个爹,能教出什么好儿子。

说不得那少主手里没少染人命,早就该死了。

虽然这世上没有法律,也没有人人平等,可是天道轮回还是有滴,是好是坏且看苍天是否饶过。

大家议论的很热切,说什么的都有,偷着乐的更是一堆,谈论内容传进上清宫宫主耳中,差点把他气死。

饶是如此,上清宫宫主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甚至大骂四周的看客胡言乱语,待他抽、出时间定然一个也不放过。

白泽捋着胡子的手顿在那儿,看着上清宫宫主送上关爱智障的眼神,这位上清大陆第一大势力的宫主是不是被人捧坏了。

捧的脑子都不清楚了,上清宫再强也不过是三流势力,在这次的结盟中只是一个中不溜的存在,位置这么低还看不清自己的斤两吗!

对方是不是脑残白泽也不是很在意,捋着胡子说道:“既然各位是私怨,老夫自然没有介入的道理,宫主,抱歉了。”

白泽似笑非笑的拱拱手,退到旁边准备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