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域。

换一种说法,高塔。

赫然是那座矗立迷雾深处,在未来百年为人类提供唯一生机的高塔!

陆泽在这突兀浮现的黑色裂隙中,竟然感受到了它的气息。

确切的说,不是高塔本身,而是高塔连接各个位面宇宙的气息。

那种深邃、浩瀚、寂静。

曾经陪伴他整整一个世纪,又怎么可能会认错。

高塔矗立的先兆已经出现,这绝对是一个极坏的消息。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冰金巨兽仍旧是地球生物。

人类拥有的准备时间仍然存在。

陆泽抬起头,随着储藏于星源细胞内的氧气释放,他的胸膛缓缓鼓起,身躯快速上浮。

若是寻常的11星巨兽,刚刚自然也就杀了。

青春浪漫花环美少女

可面对这头单论防御甚至超越12星的巨兽,却着实难以做到一击必杀。

若能补上第三次追击,无缝衔接降世火,或许对方的那半颗源核也保不住了。

但这世上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意外。

正如自己能够令光阴骤停,冰金巨兽同样可以在最后一刻遁入裂隙。

陆泽的眼神淡漠,任由冰冷的海水在四周卷动,冲刷身躯。

有一只巴掌大的胖鱼不知是自己游动,还是被填补空隙的海水冲刷而至,漂悬在陆泽眼前,傻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类。

陆泽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只傻鱼。

噼啪!

微弱的电光一闪而过。

眼前这只胖鱼眼睛瞬间翻白,身子横了过来。

“咿呀……咕嘟嘟……咕嘟……”

退出能量枢纽模式的法老恢复成原来模样,它鼓着腮帮子,眼睛瞪圆,身子直接被海水给灌饱了。

又苦又涩又咸,法老甚至来不及思考,视线里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它想吐啊!

但是一定不能吐在这里,多难为情!

极有修养的法老本能的用小爪子拉住陆泽肩膀,再顺便探出一只脚爪勾住那只被电熟的傻鱼,一同加快上浮。

没人会相信,这名面无表情被法老拽起的少年,就是刚刚以最强音响彻东海之上的绝世强者。

嗯,那头紧随其后、重新被红雾挤来的锯齿獠牙鱼也不相信。

身为7星级的迷雾巨兽,长达10米的体型,还有那一口带着红光的尖锐獠牙,能够让它轻松的在海洋里捕猎。

虽然它并不清楚先前自己是怎么被那些黑雾强行压到深处的。

但是并不妨碍现在它发现猎物的好心情。

法老惊恐的看着这头全身长满倒刺,拥有一口血腥獠牙的巨鱼。

这种体积……

怕是电不死吧。

它吓得差点就松手了。

锯齿獠牙鱼兴奋的张开巨口,向着那只小波球……拽着的人类就咬过去。

那个跟河豚似的小家伙才不会是它的第一目标!

锯齿獠牙鱼多年的经验让它做出了精准判断。

陆泽眼皮上抬,毫无表情的看向这头冲着自己扑来的锯獠鱼。

啪!

他一巴掌毫无征兆抽出,甚至直接在水里扫出了一连串的真空气泡。

锯齿獠牙鱼的眼球里泛起惊恐。

这只猎物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

……

……

天空下,密集的乌云与黑色的阴影悄然散去。

红雾重新填满视野。

巨兽低沉的吼声从远方传来。

正在战斗的人们眼中忽然惊讶的发现,原本充斥在四周的巨大压力忽然消失不见。

原本攻击性极强的迷雾巨兽,这一刻竟然出现了退缩。

没错,这些隐匿于海洋里的狂风级巨兽、烈风级巨兽开始缓缓撤退。

十余名战王胸膛剧烈的起伏,然后惊疑不定的望着面前退却的巨兽。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可不会单纯的认为这些巨兽是怕了自己。

再打下去,恐怕连逃跑都是奢望了。

可现在,不但巨兽撤退,就连巨兽周围弥漫的黑色雾气都开始消退。

视线里重新被熟悉的红雾所覆盖,虽然这些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但是,终究不必牺牲了。

“又侥幸活下来了啊。”

一名烈风级元素机师嘿笑一声,疲惫如潮水般袭来,他就这样向后倒去,在即将落入海洋时,脚下的水面在能量振幅的作用下结成冰晶。

这名战斗到近乎虚脱的元素机师,毫无形象的躺在冰面上,看着红雾填满的天空,只感觉异常亲切。

每一次战斗,都是生死大劫。

特别是这次,一对一,10星对10星,对方还是那种从未在数据库出现的巨兽。

简直是劫中劫。

都说站得越高看的越远。

可对他们来说,站得越高,越看不清。

因为没人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没准下次战斗就死了呢。

“哈哈哈,老子又活下来喽!”

更远处传来一声震破天际的吼声,不知是炎黄武盟还是战斗协会的高手,此刻冲向高空声嘶力竭,似乎在疯狂发泄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

沉甸甸的水珠夹杂在海风里,吹向远方。

结成圆阵的紫岛学院试炼队伍,战斗力最强的人站在外侧,受伤甚至昏迷的队友被保护在内侧。

现在的紫岛学院众人看上去无比凄惨。

所有人都被淋成了落汤鸡。

就在刚刚,接二连三的巨浪一波波袭来。

电闪雷鸣中,笼罩在这片陆地上的结界仅仅支撑了五分钟就被拍碎。

所有人手拉手,勉强在随后的海浪中撑住。

队伍里开始有人抽泣,可是在狂风与巨浪中,所有的哭泣都被遮住。

特别是一些女生的脸上,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海水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死在这里时,风暴骤然消失。

大海的怒吼、风雷的激荡,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眼前的景象恢复成他们来时那样。

巨兽、黑雾、不知名的强敌,还有那位自称“执火者”的大人,全都消失在视野里。

“我们……得救了?”

一名女生喃喃自语道。

江津舔了舔干涸的嘴角,强行打起精神警惕看向四方。

除了潮湿的海风,再无异样。

“大概是吧。”

江津身体一个踉跄,这是精神高度紧张过后的虚脱,旁边的学员及时搀扶住这位战斗到最后的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