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单人病房里,只剩下苏简安一个人。

她咬着手指坐在病上,前所未有的纠结。

听苏亦承的意思,陆薄言还关心她。

既然这样,他之前为什么那么做先是对她爱答不理,然后无理吵架,答应离婚,叫她马上走根本就是一副恨不得她立刻滚得越远越好的样子。

她一度怀疑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放下姿态和骄傲去问他,他却言语尖酸。

既然这么不想再看见她,何必来找她呢

“陆先生在你的病前守到了凌晨三点多呢。他一直在用毛巾给你冷敷,后来又给你擦汗喂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体贴的男人”

护士的话突然浮上脑海,苏简安的心绪更加混乱了,她把头埋到膝盖上,双手紧紧抱着后脑勺,像一只要逃避现实烦扰的鸵鸟。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简安的身体陡然僵住了,她突然想就维持着这个姿势,永远也不要抬头,永远也不要面对事实。

陆薄言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他走到病前,叫她:“简安。”

韩国大眼mm条纹衫居家生活照

也许是熬了夜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苏简安想起早上醒来时,陆薄言的第一反应是去探她额头的温度。

他温暖干燥的掌心熨帖在她的额头上,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分外怀念那种亲近关心的感觉。

那是一种和被苏亦承关心完不一样的感觉。苏亦承的关心让她觉得温暖,陆薄言的关心却带给她一种微妙的甜蜜和满足。

那天早上离开家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可以平静的接受事实,坦然面对离婚。就像结婚前她和自己约定好的一样,要知足,能和陆薄言成为夫妻,已经足够了。

现在她才知道,她贪心的想要更多。

才半年,陆薄言已经让她养成了太多的坏习惯,她变得很依赖他,遇到困难就想他陪在身边,生活工作上的喜怒哀乐都想和他分享,她甚至想和他过一辈子

可是结婚前她想的明明是要**,就像自己还没有结婚一样,永远也不要麻烦陆薄言,免得让他厌烦。

原来是她高估了自己。

苏亦承说得对,这件事,她始终都要面对和解决的。

想到这里,苏简安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陆薄言。

她很想笑,想若无其事的和陆薄言打招呼。

可是她做不到,陆薄言的目光那样深邃复杂,好像藏着万千她看不懂的情绪。

她笑不出来,也讲不出一个字,只是想起山上的电闪雷鸣,还有她从陡坡上摔下来的瞬间

她以为自己再也没有办法见到陆薄言,更不能亲口告诉陆薄言她喜欢他了。

那个时候因为陆薄言,她才有了那么强烈的求生u望。她想活下来,把一切都告诉陆薄言,可现在陆薄言就在她的跟前,她却无法开口。

她害怕看到陆薄言嘲风的表情,害怕他不屑她小心翼翼的藏了十几年的感情。

无端端的,苏简安突然委屈得想哭。

陆薄言看着她浓密的长睫毛轻轻颤动,他的心也跟着微微颤起来,他伸出手,抚上苏简安的脸颊

苏简安只是觉得他掌心的温度那样熟悉,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就像以前吻她的时候捧着她的脸颊一样。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