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江少恺差点被噎到,汗颜解释,“我喜欢女人。”

“哦?”周绮蓝笑眯眯的,“哪个女人啊?”

江少恺不答反问:“你今年多大了?”

“我小你一岁。”周琦蓝说,“我24。”

江少恺也学着周琦蓝很随意的坐下来,呷了口咖啡偏过头看着她:“妹妹,你想套我话呢?”

周琦蓝哧一声笑了:“果然是当法医的人。不过,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少爷不当,跑去干这种苦差?”

“当法医是我从小的梦想。”

念小学的时候,老师命题让班同学写一篇作文,不同于别的同学想当科学家宇航员,江少恺写的就是法医,小小年纪已经把老师震惊了一番。

周琦蓝想了想,片刻后才缓缓的说:“我很佩服你。”

他们这种出身的人,看似自由,但实际上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比如不管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将来你都必须要放弃兴趣,去继承家业。

江少恺是家里的独生子,居然能坚持实现了法医梦想,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我从小就喜欢油画,一心想读艺术。”周琦蓝耸耸肩,“可最后,还是被我爸妈送进了商学院,他们甚至不许我再碰画笔。现在,我帮我爸爸和我哥哥管理公司,自由一些了,可是也忘了怎么下笔画画了。只是偶尔会梦到自己变成了非常受欢迎的画家。”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说着,周琦蓝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她仰首喝光了咖啡,精准的把空杯子投进了垃圾桶。

江少恺学着她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怎么也没有她那份洒脱自如,最后杯子碰到垃圾桶的入口,一歪,掉在了地上,他只好走过去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周琦蓝趴在围栏上笑着看着他:“没关系,多练几次就能投中了。我之前练了小半个月来着。”

她看了看远处,这才注意到江对面的万国建筑群已经亮起灯火,她们身后的金融中心倒影在江面上,像江底拔起一幢幢灯火璀璨的高楼。

“接下来我们该干嘛?”周琦蓝问,“还是说相亲到这个步骤,就该结束了?”

“差不多。”江少恺看了看时间,还不算晚,于是问,“或者我们再一起吃顿饭?”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出和相亲对象吃饭。

“我……”周琦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吃过饭才来的。下次吧,我知道一家味道很正宗的日料店,下次请你去吃!”

江少恺也无所谓:“那我送你回去。”

“好啊。”周琦蓝还没拿到国内的驾照,来的时候是打车来的,现在乐得有人送她回去。

她一个人住在金融区附近的公寓,江少恺维持正常的车速,不到十五分钟就把周琦蓝送到公寓楼下了。

“谢啦,下次见。”

说完周琦蓝就要下车,江少恺叫住她:“等一下。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

周琦蓝愣了愣,但还是将手机解锁递给江少恺。

江少恺用周琦蓝的手机拨他的号码,通了之后把手机还给她,这才解释道:“这样才好交差。”

周琦蓝恍然大悟,忍不住笑出声来,挥手下车去了。

江少恺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又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存进了联系人里。

算起来,他相亲次数并不少,但这是第一次留相亲对象的号码,也是第一次碰上可以用“特别”来形容的女孩。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