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丁羽的动作,奥斯是最先失神的,甚至瞳孔紧锁的看着丁羽!

在第一把开局的时候,丁羽就弃牌了!究竟是丁羽不争?还是说底牌确实非常的差劲?要知道虽然大家都下了不少的赌注,但是拿在台面之上的东西,谁都没有要在意的意思!

不管是雪茄,还是酒水等等!

大家真正在意的还是那十块筹码!一块筹码就代表了一份呀!丁羽这么快就舍弃了?他是真的有把握?还是说他想要做其他的暗示呢?对此,奥斯非常的怀疑!

“丁先生,还没有放出来公共牌,就这么的弃牌了?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

看着说话的皮特,丁羽则是摇摇头,“不用看就知道了!底牌太差劲了!提早的放弃,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相当的时候要学会放弃才是!真的见光了!反倒是让大家笑话!”

很显然,丁羽的说话,话里有话!

所在在座的人都听了出来!不过貌似只有丁羽放弃了!其他人谁都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丁羽做什么样子的选择,那个是丁羽的事情,大家干涉不了,但是自己做什么样子的事情,丁羽也同样的干涉不了,不是吗?

诚然丁羽放弃了!但丁羽还是注意的观察了一下牌局,看了一会之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小雪茄,有点悠闲的样子!看到不远处的约瑟法特,丁羽甚至扔了一盒还没有开封小雪茄给他!

要是放置在正规的牌局当中,这个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是现在吗?谁都没有当做一回事情!但在奥斯来看,这里面显然是透露出来另外的一种意思!

不过第一局的结果?倒是乔纳森赢了!没有什么莫名其妙,也没有什么胆战心惊!就是一个正常的结果,整个过程也是显得波澜不惊!

春意黯然销魂

整个过程大家都是用目共睹!要知道大家除却拿出来的东西和十个筹码之外,连带着桌面上的筹码,也是代表了不菲的价格!没有人会主动的放弃!至少现在这个时候是如此!

丁羽的选择?只能说就是一个例外!

第二局的时候,丁羽还是输了,连带着巴伦和约瑟法特两个人也是同样的输了!虽然输的筹码不多,但是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至于赢家,竟然是皮特!奥斯微微的搓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情况有点不太对呀!

接连赢了两局,也就是代表了五分之一的筹码已经被自己这边给赢取了!

更直白的说? 这一次的谈判,总体的算是十份!丁羽和巴伦这边,就算是不拿走八分? 也需要拿走六七分才是!甚至更过分一点? 拿走九分? 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说丁羽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的把十分都给拿走了!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事情明显的出现了偏差!要知道桌面上现在也剩下来八层!所以说丁羽究竟想要干什么?

好在接下来的三局!丁羽赢了两局,而约瑟法特赢了一局!现在唯一没有赢的? 也就只有自己和巴伦两个人? 但是看巴伦的样子,沉默不语,也不知道是真的生气了!还是说心中有其他的考虑!反正从他的表情和肢体上面? 判断不出来太多的东西!

牌局到了现在? 真的越发让人有那么一些看不懂!丁羽还是先前的那副样子? 慢条斯理的? 好像一点都不着急!而巴伦和约瑟法特那边呢?他们倒是低头的说着一些什么? 但是两个人都是捂着自己的嘴巴!根本就看不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 又进行了三局!奥斯竟然赢了两局,乔纳森也同样的赢了一局!

丁羽和巴伦那边一局都没有赢!跟其他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单纯的底牌不行!

奥斯注视的看着丁羽,从牌局开始到现在,已经八局了!但是丁羽和巴伦他们两方势力架起来? 一共才赢了三局!而自己这边?竟然赢了五局!丁羽要主动的放水吗?意义何在?还有就是巴伦和约瑟法特? 他们一共才赢了一局!甚至巴伦一局都没有赢?

如果结果就是到此为止的话? 巴伦怎么向背后的势力交代?

自己这边已经赢了一半? 这个玩笑是不是开的太大了?要知道在自己,甚至是背后势力的设想之下,能够保住两份? 都已经是吉星高照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呢?还有两局,也就是说如果发发狠的话,说不定能够赢取七份!

不过就在奥斯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旁边的皮特看着奥斯,心下真的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是好了?在整个牌局当中,自己倒是没有配合丁羽,但是很显然,丁羽棋高一着,他还是牢牢的掌控着整个局面!而且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

奥斯呀!显然是被眼前的局面给迷惑了!要知道都已经拿到了五份,超过一半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之上,看奥斯的意思,还准备着乘胜追击?想要干嘛?

投降输一半!人家已经给了太多的面子了!现在这个时候还不依不饶的?

不过皮特也不是不能够理解,为什么?因为丁羽这个坑挖的实在是有那么一些深!他给与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看,自己这边拿到三份,就已经可以了!甚至是相当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

有点危险,但还算是能够接受!

要知道三家坐在一起商谈!虽然说牌局有着相当的不确定性,但是牌局是人为控制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弃牌呀!不是说没有任何的选择!

皮特不住的跟乔纳森和奥斯使眼色,但是两个人现在已经完 全的沉迷其中了!对于自己根本就是视而不见的那一种!对于这个情况,皮特是真的忍不住了!

看着已经准备开启新牌的罗琳,皮特突然的大了一个喷嚏!倒是让众人有些意外的看了过去!

“嗨!年纪大了哦!丁先生,能够暂停一下牌局吗?”

丁羽的眼睛立刻的就眯缝在了一起,锐利的目光就好像是小刀子一样的向皮特扫了过去,皮特一时躲闪不及,眼睛也是紧跟着的就闭了起来,但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丁羽的目光太过于的锐利了!也就是说丁羽现在很是不满!

“丁先生?”皮特用手绢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哎呀,也要考虑一下我这个老家伙吧?年纪大了!一晚上至少三次厕所!坐了这么长的时间,喝了这么多的酒水!是年轻人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总得让我这个老家伙放松放松吧?!”

说这个话,略显有那么一些羞人!

乔纳森和奥斯两个人看着皮特,有些疑惑的同时,又有那么一些嫌弃皮特打乱,现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的来了这么一手,怎么一个意思?是想要站在丁羽那一边吗?

丁羽并没有说话,就是注视的看着皮特,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缓缓的说到!“这么高雅的场所,而且还是如此之多的人!说这个有点不太讲究哦!大家还因为我欺负老实人呢!”

“丁先生宽宏大量!”皮特不甘示弱!

对奥斯使了一个眼色,几乎是拽着乔纳森下了牌桌!

三个人一同的出了房间!巴伦和约瑟法特两个人相互对视的看了看,对丁羽点点头,随即也是离开了桌面,至于罗琳,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理会他!

刚刚出了房间,皮特松开了乔纳森,看着得意洋洋的奥斯,一把就拽住了他的领带!几乎是拖着奥斯来到了洗手间!乔纳森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呀!皮特这个是怎么了?

进了卫生间,还没有等乔纳森反应过来,皮特重重的一推,让奥斯直接的就撞在了墙上面,力道之大,让奥斯不由的咳嗽了几声,“皮特,想要干嘛?”

乔纳森也感觉到事情不对,不过还没有等上前,皮特锐利的目光就扫了过来,“FXXX,给我看住门口!谁尼玛的都不许进来!”

想要说话的乔纳森,看着皮特目光里面的阴狠,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要知道自己虽然归皮特的管辖,但是皮特从来都没有动作过什么手段,跟自己的商谈也都是和颜悦色的,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竟然如此的气急败坏?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皮特,想要干嘛?”已经缓过来的奥斯,拽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想要打架?还是说想要帮着丁羽?我早就感觉到这一次的事情不对?怎么?现在气急败坏了!”

乔纳森不由的就是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奥斯,现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着相当的不妥当?自己就是当事人之一!具体的事情自己都是有所了解,纵观整个布局,皮特可以说是呕心沥血,如果有证据呢?还是好事,要是没有证据的话,太伤人了!

“我FXXX!”皮特现在这个时候有点怒不可揭,满口的脏话,连带着气息也是相当的不平稳,“我告诉奥斯,这一次场牌局完 结,我会立刻的提出来辞职!上帝来求我都不好使!现在我给解释一下?!他妈的给我听好了!”

“好呀!”奥斯很是不屑一顾的看着皮特,在自己看来,皮特绝对是因为事情暴露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用辞职来推脱,但如果说就这样放过了他,怎么可能的事情?自己到时候绝对要让他知晓,像狗一样拽着自己究竟是什么下场!

“尼玛的,知道们两个人都做了什么吗?”皮特挥舞着自己的拳头,甚至想要在奥斯的脸上面来上两拳头,“我给们使眼色,们在干嘛?们没有玩过牌吗?们要是没有玩过的话,去拉斯维加斯,去大西洋,无所谓,我给们开包间!”

“皮特先生,您是什么意思?我很尊重,但是我希望能够听到的解释?”

站在门口的乔纳森这个时候虽然没有上前,可依旧很是严肃的提及了自己的不满!

“好呀!那么我就说一说,们两个蠢货究竟干了什么好事?!”

皮特这个时候真的是在发泄着自己所有的不满,“上半局结束的时候,我就给们使眼色,但是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是小丑吗?一次又一次的丢人,们倒是好!乐得其中,们看不到其中的利害关系吗?们看不出来吗?”

这个时候的皮特完 全就是在咆哮!

“皮特先生,我们在争取我们的利益,这些利益绝对不能够被丁羽和巴伦他们给拿走!而且我们现在至少保留了一半的利益,我相信所有人都会给我们鼓掌的!”

对此,奥斯有着相当的得意!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自豪!

“的脑袋里面是进水了?还是说昨天晚上的时候没有睡醒,现在还在做梦!为了大家争取了一半的利益?尼玛的!”皮特咬着自己的牙,是真的想要给奥斯的脸上面来上一巴掌,这样的话自己才能够解恨!

“丁羽和巴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明着是谈判,但实则呢?我们本来就理亏,这些东西根本就是赔偿给他们的!上半场我们已经赢了三份了!可以了!如果说是这样,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对我们感恩代谢!我的想法能够保住其中的两层,已经是非常的完 美!”

随即皮特眯缝着自己的眼睛,“然后呢?们倒是好呀!是真的上头!现在都赢了一半?怎么着?接下来的两把都赢了!超过七层!丁羽拿到了两层,巴伦他们背后的势力才拿到一层!这还是谈判?丁羽的到来表示了诚意,巴伦的到来,代表着态度!现在好了!剩下来的这两层怎么分,都分给丁羽,他拿了四层!但是巴伦的家族呢?他们就拿一层?”

“我?”奥斯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子,整个人的眼睛都已经红了!

“好!巴伦的家族拿到接下来的两局,那么丁羽就站了两层,这一次的谈判丁羽亲自而来,带着相当的诚意过来的!他就拿了两层,外界会怎么看这个意思?我们日后还要不要做事情?谁还会相信我们?奥斯,来告诉我!”

乔纳森那边也是惊骇的往后退了两步,身体不由自主的撞在了门上面,响动异常的大!

皮特则是猛然的回头,“给我老实的站在,先前我用脚踹,第八局,我已经让放弃了!倒是好呀!锲而不舍,还尼玛的啐了我一口!真的是厉害!”

“皮特先生?!”乔纳森现在恍然的醒悟过来,为什么皮特先前的时候会有那么多的动作和颜色,甚至都快要上手了!但那个时候自己根本就不为所动,甚至还嫌弃皮特根本就是一个累赘!自己当时的时候完 全就是冲动了!

“这么明显的陷阱,就放置在前面!我给与了们相当的提醒!们不仅仅自己往里跳,还拽着我往里面跳,现在怎么办?我已经不要脸了!甚至于现在的所作所为完 全就是在破坏彼此之间的谈判,们竟然还要质问我,质问我什么?们说一说吧?我洗耳恭听!”

“皮特先生,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吗?”

“挽救?”皮特看着说话的奥斯,“告诉我怎么挽救?这么的说吧?既然丁羽敢这么的下套,那么现在外界肯定都已经知晓了!对于丁羽来说,无所谓什么得失,对于他来说,无所谓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下套,他现在可能连到手的两层都不会要!反正还有比他更可怜,巴伦他们所有现在也就只有一层在手!”

“我不陪着们玩了!”说话的时候,皮特捏着自己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镜子上面!镜子四分五裂,而皮特的手则是鲜血直流,“我在前面费尽心思!甚至在丁羽的面前受尽屈辱,我赚取什么了?”

“如果就是干点受累的活,我无所谓的事情,但是们在后面喝着小酒,听着小曲,还尼玛的挑三拣四不说,更是给我拖后腿,我这么一番辛苦,好吗?们就在牌局上面,儿戏的给我输了!们真的是太厉害了!”

竖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皮特阴狠的看着奥斯和乔纳森,“给们五分钟的时间,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我不拦着!”

看了一眼挡在门口的乔纳森,皮特又是瞪了一眼,噹的一脚,直接的把门给踹开了!倒是让站在外面的西装安保吓了好大的一跳,什么情况这是?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看着出来的皮特,两名安保有点莫名,相互对视的看了看!

随即急忙的去安排医生!没看见皮特这边走过来的时候,鲜血还在滴落吗?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人专门的给皮特处理了一下,不过另外一只空闲的手,正在接电话!

“皮特,辛苦了!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

不管是装的,还是无意的,反正皮特现在鼻子有那么一些冒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具体的来说,有我的责任!丁羽太厉害了!他在牌局上面的动作,防不胜防,我很是怀疑,巴伦那边应该已经跟丁羽达成了什么协议!就算是先前的时候没有协议,但是在牌局上面,他们肯定是心有灵犀!”

“接下来的局势怎么判断的?”

“赢了五层,但是说起来,我们可能要付出得更多!比原来的十层还要更多,丁羽那边是无所谓的!但是巴伦那边就难说了!他们现在还只是到手一层!说不过去!”

“是呀!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