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芸芸怔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环住沈越川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感受他的体温和心跳。

两人走在街上本来就吸睛,这样旁若无人地亲密相拥,自然吸引了更多目光,还有羡慕。

有年轻女孩一脸向往地说:“啊,我也想跟自己的男朋友这样在街头拥抱呢……”

朋友提醒道:“首先你要有个男朋友。”

“……滚蛋!”

听见这样的对话,萧芸芸的双颊倏地升温,干脆把脸深深藏在沈越川怀里,闷声说:“我们去江边吧?”江边或许会人少一点,他们拥抱甚至亲吻都不会引起注意。

当然,最主要的,她是想跟沈越川聊聊。

“好。”沈越川答应归答应,却迟迟没有行动——萧芸芸像鸵鸟一样把脸藏在他的胸口,他根本无法移动,只好拍拍她的脑袋,“你这个姿势,是想让我抱你过去?”

“……”

沈越川抱、抱她过去?

这样对单身狗简直就是魔法伤害啊!

“不用了不用了!”萧芸芸后退一步,果断拉起沈越川的手,带着他穿过马路,直奔江边。

居家短发女生白皙迷人图片

奔流的江水把这座城市分割成东西两边,两边最繁华的地区又都在江边,久而久之,江边的风景就成了这座城市的旅游名片,成了本市市民和外地游客必打卡的地方。

所以,萧芸芸以为江边人少,实在是天真了。

不过,两人走了一会儿,还是找到一个光线暗淡、人影稀少的地方。

江东宏伟气派的现代化建筑,江西繁华的街景,无一例外倒映在江水中,偶尔一艘观光游轮开过去,碾碎水中璀璨的倒影。

沈越川和萧芸芸很有默契,两人齐齐靠着栏杆,面对着江水。

沈越川屈起修长的双手,手臂抵在栏杆上,望着江水,若有所思。

萧芸芸太熟悉沈越川这个样子了。

每当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他都会这样。

但是,此时此刻,他想的绝对不是工作问题。

“老公,”萧芸芸很少这么叫沈越川,尤其在外面,但这一刻,她叫得比任何时候都甜,“不管结果是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看见她倒映着城市夜景的双瞳里满是坚定的认真。

她会陪着他面对一切——她是认真的。

沈越川抬起手,理了理萧芸芸脸颊边的散发:“这种时候,我不如你。”

“乱讲。”萧芸芸抓住沈越川的手往自己的身后一放,就这么顺理成章地钻进他怀里,一双含笑的明眸看着他,“你可是比我厉害很多的人!”

这种不露痕迹的崇拜,对男人来说最受用。

沈越川却只能苦笑,说:“可是现在,我很担心。”

反观萧芸芸,她看起来好像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好像两个小时前,只有沈越川一个人进了陈医生的办公室。

实际上,两个小时前,他们都去见了陈医生。

萧芸芸原本和陈医生约定,等到下班后,她要耽误陈医生一点时间,大概半个小时就好。

可是一台进行中的手术发生意外,刚结束一台手术的她,不得不进去支援。

手术前前后后一共进行了七个多小时,萧芸芸在里面忙了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下班时间早就过了,护士却告诉她,陈医生还在等她。

萧芸芸和沈越川一见到陈医生,就为让陈医生等了这么久的事情道歉。

陈医生表示理解,还不忘恭喜萧芸芸两台手术都成功了,然后引导着话题进入正题。

“沈先生,我一天都在研究你的病历。”陈医生说,“关于你担心的问题,我不能向你保证百分之百不会遗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遗传的概率很小。”

桌子的对面,沈越川紧紧握着萧芸芸的手,面上一瞬不瞬的看着陈医生,时不时点头,示意他在听。

“我们做一个悲观的假设:假如小概率的事情发生了。但那也是二十几年之后的事情了。跟现在相比,二十几年后的医学水平,一定会有相当大的进步。也就是说,你们的孩子完可以像你一样,通过医疗手段康复。”

康复——简直是灾难和风雨后最美好的字眼。

沈越川不自觉地加大力道握着萧芸芸的手,问道:“陈医生,你的意思是,我和芸芸可以要孩子?”

萧芸芸以为是错觉,仔细感受了一下,确定沈越川的手真的在微微发抖。

她诧异地偏过头,看着沈越川——他十分镇定,俨然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声音也平静有气场,除了一丝迫切,没有任何异样可以被察觉。

萧芸芸心想这人的伪装功力真深厚,想着想着又觉得心疼,于是也悄悄用力,握住沈越川的手。

这时,陈医生回答了沈越川的问题: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确切的答案,要安排你们做几项检查。等到明天中午,我拿到所有检查结果,就可以告诉你们答案了。”

这个答案虽然没有透露出不好的信息,但也很保守,让人乐观不起来。

陈医生察觉到沈越川和萧芸芸的失落,笑了笑,说:“刚才那些话,我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跟你们说的。现在,我以芸芸同事的身份跟你们说:我认为你们可以对检查结果持乐观态度。”

尽管有陈医生这句话,沈越川还是略感不安。

“哎哎——”风似乎是从江面吹过来的,带着水一般的凉意,吹得人有些发冷,萧芸芸却丝毫不在意,拍拍沈越川的肩膀,“你担心什么啊?没听到陈医生说吗——我们可以对检查结果持乐观态度!”

“……”沈越川看着萧芸芸毫无压力的笑脸,没有说话,把一缕被风吹乱的头发放回她的耳后。

“你不要想那么多!”萧芸芸抱住沈越川,仰头看着她,脸上满是灿烂的微笑和从容的自信,“听陈医生的,乐观一点!哎呀,我忘记谁说的了——要永远期待有好的事情发生!现在你就当我说的,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萧芸芸拥有的最神奇的魔力,就是可以感染别人的情绪。

她这么乐观,沈越川想不被她感染都难。

沈越川无奈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好。”

他看着萧芸芸,感觉她的乐观和明媚,就像一朵羽毛轻轻撩拨着他的心尖。

他心里某个地方,莫名一动,然后动作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他低下头,吻上萧芸芸的唇。

本来只是想浅尝辄止,然而诱惑力是萧芸芸身上的第二大魔力,沈越川不但不能浅尝辄止,动作还有失控的迹象……

“妈妈!”一个稚嫩的童声顺着风声传来,“那边有哥哥姐姐在亲亲!”

童真的声音,一下子唤醒了沈越川的理智,萧芸芸顺势推开他,红着脸——在他看来完是娇嗔——瞪了他一眼。他用口型说了声“sorry”,用摊手的动作表示他控制不了自己。

萧芸芸被沈越川逗笑,决定不跟他计较了。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哇,哥哥——咦,这样看好像应该叫叔叔——好帅哦!”

刚才的小女孩跑过来,径直跑到沈越川和萧芸芸面前。

沈越川一脸无语,萧芸芸却是一脸笑容,指了指沈越川,说:“他是叔叔,”又指了指自己,“那我是姐姐还是……阿姨啊?”

“姐姐!”小姑娘毫不犹豫地说,“漂亮姐姐!”

“真棒!”

萧芸芸只恨回到城市之后,她没有在包里放糖果的习惯,不然一定像在山区给孩子们糖果一样,把都糖果都给这个小姑娘。

唔,话说回来,如果她跟沈越川以后生女儿,她发誓要把女儿养得这么可爱!

“姐姐~”小女孩羞涩的瞄了沈越川一眼,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说。

“嗯?”萧芸芸看着小姑娘,耐心等待她的下文。

小女孩压低声音说:“我以后也想找一个像叔叔这么帅的男朋友!”

萧芸芸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小女孩的妈妈——年轻的妈妈笑眯眯的站在一旁,对女儿的话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再看沈越川,小姑娘的偏爱对他来说应该很受用,他脸上已经比刚才多了一抹笑意。

而萧芸芸自己挑男朋友——现在是老公了——的目光被肯定,哪有不开心的道理呢?

萧芸芸蹲下来,故作神秘的逗着小姑娘:“妹妹,你不要看这个叔叔长得帅,其实——”

“唔?”小女孩瞪大眼睛看着萧芸芸,对萧芸芸的下文充满了好奇。

萧芸芸笑了笑,接着说:“其实他还很厉害呢!”

“……”小女孩懵了一下,显然反应不过来萧芸芸这是什么套路。

萧芸芸拉过小女孩的手,说:“所以,你以后不仅要找长得好看的人,那个还要很厉害、对你很好才行哦!”

小姑娘想了想,似乎是觉得萧芸芸的话有道理,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琪琪,我们要回去了,明天还要上课呢。”小女孩的妈妈走过来牵起女儿的手,末了突然记起什么似的,对萧芸芸说,“姑娘,希望你和你先生,永远像现在这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