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蛇袭部落聚集着其他部落力量的时候,柳治也正在强化着自己的手下。

上次的战斗虽然结束的很快,但多少也暴露出骷髅兵的弱点,对上穿刺型的敌人,骷髅兵是几乎无敌的,但是要万一对上了钝器伤害呢,要知道上次骷髅兵手中的链锤可是砸敌人脑袋砸得相当爽快的。

他这边一时砸人一时爽,一直砸人一直爽,可是敌人呢,敌人那边的资源原比自己要好,柳治这里除了木头就是石头,能搞到的材料不多,但是外面就不一样,只要有钱各种的武器满地都是,总有一天他们会搞出各种强力武器的。

到那个时候再来强化骷髅兵,那就太迟了。

所以在发现问题之后,柳治就考虑过了几种的解决方案。

再像之前那样用藤蔓的纤维缠绕是不太可能了,这种方法根本就没有办法防住重击,那骨头该碎的还是会碎。

柳治需要的是像金属那样,被打扁了原型还在的方法。

最后柳治想了一个可能,他盘算着能不能把收集到的黄金打成金箔,一层一层地贴在骷髅兵的身上。

为了不让自己找罪受,柳治干脆把自己技能里的金器制作给转到了一些普通骷髅的身上,训练出了五名的骷髅金匠,让他们为骷髅兵身上贴箔。

随后柳治发现这个方法还是比较好用的,他便开始大量地使用这种方法,比如说让普通骷髅学会普通工具制作这个功能,马上就可以训练出骷髅劳工。

这些骷髅劳工可以进行一些重复性的工作,比如说帮着骷髅射手制作箭矢,打磨黑耀石之类的,再比如说制作简单的绳索与陷阱之类的。

这一下便让柳治解放出来,让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处理其他事情。

清纯美女春天唯美写真

比如说学着使用木条树枝制作盾牌等等。

柳治发现只要自己学会了,骷髅劳工马上就可以学会,这样为亡灵部队换装的速度就会提升不少。

大约过了五天之后,新的一周又到来了,柳治已经感觉到,敌人的第一波试探攻击就要到来。

而这时他的乱葬岗里也终于刷出了本周的新亡灵。

经过这五天的努力,乱葬岗里又一次发生了变化,首先是身贴金箔的金骷髅出现。

这种骷髅并不是直接生成的骷髅兵,而是必须从骷髅兵进行强化的存在,根据现有骷髅金匠的速度与黄金的存量来看,每周只能转化五名骷髅兵。

这些金骷髅的着不错的抗钝击的能力,至于抗穿刺效果也没有减弱,只不过速度明显变慢了一些。

柳治干脆把刚刚做好的木盾给他们装备上,再给他们装备上更大一号的石质链锤。

倒是刷出来的亡灵里面,还多出了两只的行尸,柳治特地为他们装备了大号的马夸威特,让他们充当最后的斩首者。

这么一来,柳治可以带到身边的部队数量也就多了起来,现在他手中有着普通骷髅兵(使用长矛,加装小盾)11只,金骷髅(使用链锤,装备大盾)5只,骷髅射手5只(箭矢无限量供应),强力骷髅兵(使用长剑掌握剑术)2只,行尸(装备皮甲与马夸威特)4只。

再加上尸魂娜迦每天的消耗与冥宫所需的魔力,柳治也再没有其他魔力可以再把新的亡灵带到现实世界来了。

“希望这些部队可以可以与敌人一战。”

柳治一面说着,一面默不作声地在靠近出入口的那个山洞那里布下了陷阱。

在这个时候,帕克他们也终于确认,之前派到黄金城里的部队完蛋了。

在已经聚集到位的各大势力那里,帕克大声地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吧,真的出事了,恶魔已经被放出来了,这是大家的事,不是我们蛇袭部落一个人的事。”

此时在帕克的营帐里,除了食鹿部落的埃奇与雄鹰部落的首领以外,又多出了四名打扮完不同的土著首领。

其中有一位老者,身上的风格装饰充满了印加的风格,手中没有拿任何武器,身上穿着许许多多的匕首与药包。

余下的三名部都是壮年男子,他们的个头各不相同,但是风格却比较相近,一看就知道带有些许玛雅文明的风格遗留。

听着帕克的话,他们都没怎么作声,他们都知道这次聚集起来,有一半是为了黄金城的‘恶魔’,但更多的还是丛林中的猎场。

他们都明白,谁能在这一战里面占据主动权,今后在猎场的事情之中,就会占据更多的地盘。

在过来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帕克他们说些什么,他们三个部族都共同进退。

这时印加风格的老者说道:“你想怎么打,我知道你掌握有进入黄金城的办法,但是我们可以派多少人进去,派的人多了,你引走巨蛇的方法就不是那么管用,派的人少了,根本就是进去送死。”

听老者这么一说,帕克也有些愤怒,他当然明白这里面的问题,本来他是想要得到这里所有人的控制权,之后再以处理恶魔,打通进入黄金城通道为借口,把巨蛇一条条引出来干掉。

他已经计算过了,如果有白皮人提供的诅咒武器,再加上他们这边的知识,他大约可以在九十天之内解决掉所有的巨蛇。

到时大军压进就可以了。

只要把里面的恶魔给干掉了,那是黄金的黄金城就归他们蛇袭部落所有了。

如果在这过程之中,再把其他部落的壮劳力给干掉一些,那就更好了。

可是老者这么一提出来,帕克自然不能说出这样的方法,他有些不满地反问道:“怎么,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我们可以借用冥界的通道,偷偷的从冥界过去,我想这样恶魔就不会发现我们的到来。”

帕克一听,直接便跳了起来,像发了狂的狮子一样,指着老者说道:“你是不是药吃多了还没有醒,冥界,你怎么不说把我们这里所有人部杀了,送去给恶魔充当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