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光如炬,攥着她的力道也有些紧,苏简安知道蒙混是过不了关了,干脆实话实说。

   “韩若曦告诉我的啊。现在想想……得谢谢她。”

   如果不是韩若曦提醒她去看当时的报道,她不会知道陆薄言为婚戒也花了心思。

   下次再也没有谁能嘲笑她连婚戒都没有了!不过话说回来——

   “这算婚戒吧?”她转着手上的钻戒,晶亮的桃花眸里闪烁着期待。

   陆薄言挑了挑眉梢:“严格来说,对戒才算婚戒。这只能算订婚戒指。”

   苏简安微微皱起秀气的眉:“你又没有跟我求婚,那我戴这个戒指不对吧?我们是不是应该戴对戒?”

   陆薄言目光深深,似笑非笑:“简安,对戒是要在婚礼上为彼此戴上的。”

   婚礼?

   这两个字像一枚细细的针沉入苏简安的心底,她扬了扬唇角:“那我还是戴这个算了。”

   说完她笑眯眯的转过身,离开了化妆间。

   她和陆薄言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众所周知他们非常“恩爱”。可现在她才意识到,他们连一场婚礼都没有。时隔十四年再见的、那顿只有四个人的饭,就是他们的“婚宴”。

   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

   唉,也太寒酸了,真是说起就忧伤。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

   该给她的,他会一样不缺。

   只是,小怪兽还没被驯服,时机还没到。

   周年庆典七点三十分开始,苏简安下楼的时候正好是六点,唐玉兰催着他们出发。

   苏简安这才注意到唐玉兰还是白天那身居家服,有些疑惑的问:“妈,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你们年轻人的场合,我去凑什么热闹啊,又没有人能陪我搓麻将。”唐玉兰笑了笑,“你们走了我也就回去了。”

   说着,唐玉兰注意到了苏简安手上的戒指,一眼认出了上面的钻石是从陆薄言买下的那颗钻石上切割出来的,脸上的笑意更深:“当初问他花那么多钱买块石头干嘛,他还不愿意告诉我呢。没想到是打这心思,设计得真好看。”

   苏简安的眸底洇开一抹笑,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恰好陆薄言从楼上下来,唐玉兰起身说:“你们出发吧,我也回去了。”

   唐玉兰有自己的司机,看着她的车子开走苏简安和陆薄言才上了自己的车,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启动,在最后一抹夕阳下开向市中心的酒店。

   苏简安的长裙略有些拖沓,她上车后整理了好一会,放好手包:“陆薄言,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陆薄言看过来:“什么事?”

   “陈璇璇的车子爆炸、陈家的连锁餐厅被曝卫生消毒不过关,这些跟你……有没有关系?”苏简安问得有些不确定。

   陆薄言动了动眉梢:“连锁餐厅是陈家的,他们有自己的经营管理方法,卫生消毒不过关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陈璇璇的车子……你觉得我像那种人?”

   商场上谁都知道陆薄言打击对手时快狠准,竞争时冷血无情,对自己和下属都严厉到一般人无法忍受的地步,但是——他并不苛刻,也绝对正义公平,背地里玩阴招的事情他从来不干。

   他确实不像那种人。

   但是苏简安知道,公平正义那一套他只用在商场上,至于生活中……他不要太霸道小气流氓不讲理好吗!

   她摇摇头:“你不像那种人,但我还是觉得……就是你。”

   养了只这么直白的小怪兽陆薄言也是无可奈何,他抚了抚额角:“就算是我——你想怎么样?嗯?”

   他这么说就等于承认了。

   苏简安亮晶晶的桃花眸里盛满了笑意:“我想亲你一下!”

   顿了顿,她一本正经的补充,“你不知道,我不喜欢陈璇璇好久了,还在留学的时候就不喜欢她。”

   她和洛小夕在美国求学那几年里,碰见过陈璇璇好几次。那时陈璇璇只是和洛小夕不对眼,对她还没什么敌意,但洛小夕讨厌的人,她一向是喜欢不起来的,因此每次碰见都免不了唇枪舌战。

   现在终于有人替她收拾妥帖了陈璇璇,她相信以后陈璇璇就是开着装甲车也不敢撞她了。

   陆薄言闲闲的靠着柔软舒适的靠背:“她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苏简安的眸子亮闪闪的:“所以说我想亲你一下啊。”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随手勾过她一绺长发:“现在不方便。等到结束回家,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嗯?”

   苏简安一愣,脸旋即红了,推了推陆薄言:“流氓。”

   六点四十五分的时候,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前。

   陆氏十周年庆,不仅商界各位大鳄会出现,陆氏传媒旗下的各大明星必定也会盛装出席,当家一姐韩若曦更是放出消息会专门从国外赶回来。

   不提其他明星的八卦,光是陆薄言夫妻和韩若曦之间的三角关系、今天晚上韩若曦和苏简安谁能艳压谁,这个庆典就够有看头了。

   陆氏对各大媒体发出了邀请函,记者们中午就扛着相机来蹲守,陆薄言的车子一停下,记者和摄像一窝蜂涌了过去。

   苏简安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不自觉的就有些腿软:“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记者?活动策划上没写你要接受采访啊?”

   “这是惯例。”陆薄言示意她放心,“沈越川早就打点过了,他们不会问你太多问题,你跟着我就好。”

   苏简安在忐忑中深呼吸了口气——来都来了,不能露怯给陆薄言丢面子!

   她点了点头,陆薄言推开车门下车,钱叔也下来为她打开了这边的车门。

   陆薄言绕过来,把手伸向她——

   不得不说他的手真的很好看,指节修长,手掌宽厚,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另苏简安莫名的感到安心。

   她搭上陆薄言的手下车,挽住他,记者和摄像几乎就在这一刻包围住了他们。

   “陆先生,陆氏十周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陆先生,对于当下的房地产市场,你……”

   “陆先生……”

   无数的问题朝着陆薄言扔过来,无外乎商场上的那些事,难为陆薄言居然都记得记者们问了些什么,一一给出简短却毫不含糊的答案,风度翩翩,气度迷人。

   苏简安看过一个媒体人的一篇文章,她说她最喜欢采访陆薄言,尽管他很少接受采访。

   帅不用说,主要是能回答的问题陆薄言都会一一回答,虽然言简意赅,但他并不敷衍。尽管做一通采访下来你无法跟他亲近,但他始终礼貌绅士,言谈举止都十分有魅力。

   而那些不能回答的问题,他的秘书一开始就会和记者打好招呼,没人敢在采访时冒险问他。

   苏简安缓缓明白过来,连韩若曦这种女人都对陆薄言死心塌地,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张脸。

   可为什么对她,陆薄言永远没有传说中那么绅士有礼!

   “咦?陆太太——”突然,一个记者话锋一转,“您的钻石项链和戒指,是用陆先生四个月前买下的那颗钻石打造的吗?”

   一句意外的话,瞬间转移了所有记者的注意力。

   四个月前,陆薄言天价拍下那颗钻石,但记者没能采访到他,世界都猜他是要送给韩若曦博红颜一笑的,那时他丝毫没有要结婚的迹象。

   今天,那颗钻石被打造成独一无二的首饰,出现在苏简安身上。

   记者们沸腾了,这下韩若曦的脸该火辣辣的疼了!

   “陆先生!这颗钻石您本来就是为了陆太太买的吗?”

   苏简安的手紧了紧——她害怕听到陆薄言否认。

   “是。”陆薄言的回答依然言简意赅。

   摄像机对着苏简安一阵猛拍,记者们像是挖掘出了惊天的大料一样:“为什呢?是因为这颗钻石独一无二吗?”

   “是。”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笑了笑,“而且很适合我太太。”

   “陆先生——”记者已经忘记原先准备好的问题,一个劲的挖他和苏简安的料,“你和你太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十四年前。”

   “哇——”记者惊叹,“陆太太,那你和陆先生是青梅竹马?”

   苏简安的脸早就有些红了,被这么一问,更是手足无措,陆薄言轻轻拥住她,在她耳边说了句:“不用紧张。你回答完这个问题我们就进去。”

   沈越川看到情况失控,知道再采访下去记者们就该问陆薄言和苏简安恋爱的细节了,他怕苏简安扛不住精明刁钻的记者,已经叫了保安过来。

   苏简安确实快要扛不住了,抿了抿唇,终于发出声音:“我们小时候只是认识而已。”

   “陆太太,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陆先生什么时候向你求婚的?”

   果然往细节方面问了,苏简安更加的无措,却感觉到陆薄言更紧的搂住了她,她莫名的感到心安,这时保安也终于过来,从包围圈里给他们开了条路。

   陆薄言拥着苏简安踏上红毯走进酒店,依然有镁光灯在闪烁,相机的“咔嚓”声也是几乎不停。

   各家网上媒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撰写了新闻稿放上各自的门户网站,加红的头条标题格外的引人注目:

   陆薄言天价购入钻石真相:为给爱妻定制首饰。

   八卦论坛一下子炸开了锅,真爱粉纷纷跑到韩若曦的微博下留言安慰,一些不喜欢韩若曦的自然是去发帖发泄内心的畅快:“韩若曦被啪啪打脸了哈哈哈哈哈”。

   不出媒体所料,陆氏这次的周年庆热闹非凡,而且才刚开始就有猛料爆出来了。

   他们相信,接下来只会更精彩。

   说:本书首发于阅明经典请大家百度搜素阅明经典进入之后再搜索该书名就是本书了,或者可以关注官方微信可以直接到该作品,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作者,谢谢!

   Ps:书友们,我是唐玉,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