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第二场“华流演唱会”正在举行。

“海上龙宫”八万八千个座位,几乎座无虚席,来自越南、泰国、柬埔寨、缅甸、老挝、菲律宾,甚至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地的观众,涌入了现场。

这一次,“华流演唱会”的门票比上次卖得好得多,几乎全部卖光了。

一方面是因为和“碧海骑鲸”比起来,“华流演唱会”的票价略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谷小白的《云中君·钢铁之梦》带来的连带效应。

让更多的人愿意去接受和感受一下华流的其他音乐人。

有了第一次“华流演唱会”的磨合,这一次的演唱会,比第一次更显的成熟,更精彩纷呈,再一次引爆了互联网,成为整个亚洲热议的话题之一。

在VIP区域,现场看完了全场,郝凡柏觉得非常满意。

两场之后,不论是团队配合,还是对“海上龙宫”性能的发挥,都已经足以让人满意了。

接下来,就是“华流演唱会”攻入敌人大本营韩国的时候了。

毕竟,韩国的人口虽然不多,却是货真价实的发达国家,他们的付费能力,购买力都非常惊人,市场规模几乎可以和整个东南亚相提并论。

可现在韩国市场几乎饱和,郝凡柏要做的,就是虎口夺食!

这三场“华流演唱会”,将会载入史册,完全改变了华流的发展轨迹。

盛夏magic的甜蜜

据他所知,其他的许多娱乐公司,也已经开始筹备类似的演唱会,或者在东南亚某些地方,开始小规模的巡演。

促成了这种历史性大事的郝凡柏,也难免心中有些得意。

凌晨两点钟,处理完海上巡演所有的事情,郝凡柏刚打算回去房间休息,却被王贯山拦住了。

“老王,找我有事?”郝凡柏一愣。

他和王贯山来往很多,不过彼此却不算是太亲密。

毕竟按照时代来算,他是春秋时代的,王贯山等一拨人是明代的,而且他还没有太多的军旅经验,不论是现实中还是穿越后,都没啥共同语言。

大家喝酒的时候,话题都不同。

当然了,大家都知道他是谷小白的大管家,平日里对他很敬重,有什么事也会知会他一声,不过在工作上也顶多如此了。

王贯山这会儿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道:“那个……郝总,海上龙宫的租赁费用,也该结一下了吧……”

“啊?”郝凡柏一愣,然后恍然道:“哎呦,你看我这个脑袋……这两天实在是忙疯了,我立刻就让人结算!”

“谷小白声学研究所”重组为“谷小白实验室”之后,谷小白名下的资产,也进行了一次重组。

整体上来说,谷小白的资产目前分为“小白娱乐”和“谷小白实验室”两个大的分类,两者基本上独立了开来。

小白娱乐由闪姐担任总裁,郝凡柏担任副总。

小白娱乐旗下,又有一个子公司,叫做“碧海骑鲸演艺公司”,目前郝凡柏担任负责人。

而谷小白实验室,则是由两位咸鱼教授分别担任正副职,旗下则分为“声学实验室”、“动力实验室”、“海洋实验室”三大部门。

其中“声学实验室”,由咸鱼教授亲自领导;“动力实验室”,潘国祥作为负责人;“海洋实验室”负责人空缺,由王贯山暂时负责日常运转。

其中“钟君号”和“海上龙宫”都属于“海洋实验室”旗下,而王贯山也正是这两艘船的船长。

这么改组之后,意味着谷小白旗下的产业,已经正式集团化了,内部结算流程也变得正规了起来。

虽然没有正式定名,但现在已经有人把谷小白旗下的产业,称呼为“小白集团”了。

而这场“华流演唱会”,是“碧海骑鲸演艺公司”租用了“谷小白实验室海洋实验室”旗下的“海上龙宫”,作为演出场地,需要支付相关的费用。

刚刚改组之后的新规定,郝凡柏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

“那个……这是目前的账单和下次租用的报价单。”王贯山把一份文件递了过来。

拿到了王贯山的账单和报价单,郝凡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么贵?”

“场地使用费用,是按照国内大型场馆的通用定价计算出来的,在不适用场地演出的情况下,‘海上龙宫’的行程费用,按照大型游轮的租用价格计算而来,其他的使用费用,林林总总……”

王贯山啰啰嗦嗦解释了大半天,有点不好意思道:“其实能免的费用我都免了,剩下必须收取的费用,就是这些了!”

“好吧,我明白的,日后海上龙宫对外租用也要这个价格……”郝凡柏无奈点了点头,“好,我回去就结算。”

行吧,虽然价格很高,但是“华流演唱会”的票房收入还是很高的,还付得起。

“那我就等着了……嘿嘿嘿。咱们海上龙宫现在就这么点收入呢……”王贯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像是等米下锅一样一步三回头的去了。

郝凡柏摇摇头,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你看看,这好端端的,改组之后,把人王贯山逼的,他之前一个当船长的,啥时候管过钱的事,这被难为的!可怜啊……

刚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郝凡柏就看到,鸿总正蹲在自己门口,吧嗒吧嗒抽着烟,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收债人似的。

“鸿总,你蹲这儿干啥?”郝凡柏纳闷问道。

这“明朝帮”是在结伴堵自己咋滴?

“呃,是这样的,郝总啊……咱们是朋友吧。”

“那当然了。”郝凡柏道。

“既然我们是好朋友,那能不能把我们这两次的安保费用先给结了?”鸿总露出了无奈又卑微的笑容,“这两次跨过的安保开销太大了,再不结算,我们都没米下锅了!”

郝凡柏:“……”

你个老郝,要债就要债,用这种表情干啥,我还会赖账咋滴?

“成,进来吧……”

郝凡柏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让鸿总进来:“我这就财务帮你结账!”

虽然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但是因为“华流演唱会”的关系,很多工作人员也没有休息,大家全部在待命。

郝凡柏打了电话给“碧海骑鲸演艺公司”的财务总监,把事情一说,财务总监支支吾吾道:“郝总,咱们账户里没钱啊……”

“没钱?”郝凡柏的声音都高了八度,像是中了系统的“音域+8”大礼包似的,“怎么会没钱的!”

明明我八万八千人的门票都卖出去了!现在账户里钱应该多得流油才对!

“呃,咱们账户里的钱,都被人提走了……”

“提走了?谁提走的?!”郝凡柏简直要抓狂。

“呃,上面显示的信息是,母公司统筹……”

母公司统筹?

难道是闪姐暂时把钱提走了?可为啥啊!

郝凡柏也是“小白娱乐”的负责人来着,他立刻就想要打开“小白娱乐”的帐号看一看,然后手机就响了。

闪姐抓狂的声音传来:“老郝,你是不是把我买包包的钱都提走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过是想要给自己发个‘熬夜奖金’买个限量版包包,账户里面竟然一分钱都没有!你也太过分了,留给我一点点当奖金能死啊!”

郝凡柏:“……”

等等,闪姐你这么理直气壮的损公肥私真的好吗?

算了,反正也就是个限量包包的事,问题是……

连“小白娱乐”账号里都没钱了?

看着原因里那个“母公司统筹”,郝凡柏发呆半晌。

什么叫做母公司统筹?

能够统筹的有谁?

就只有谷小白自己了!

这钱难道都被小白拿走了?!

除了谷小白之外,还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

“卧槽,我就知道,不该把钱留在账户里的……”我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傻!

郝凡柏发呆半晌,然后转头看向了鸿总。

鸿总正继续用卑微笑容看着郝凡柏。

“那个,鸿总啊……你看这笔钱,我们等段时间再结好不好……”

鸿总露出了虚伪的笑容:“老郝啊,你知道我们是安保公司吧……”

“知道啊……”

“我给你派两个保镖咋样?伙计们,你们今天晚上好好守着郝总,务必保护他的安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出!”

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俩保安,憋着笑站在郝凡柏门口了。

郝凡柏:“哈?”

有没有搞错?

“老鸿你是把要账的手段用我身上了?我们不是朋友吗?”

“结了款就是朋友,不结款就不是朋友……”鸿总非常市侩。

“你也看到了,我们的钱都被小白转走了……”郝凡柏无奈道,“宽限几天,我去看看小白把这钱弄哪里去了,然后再给你们结款。”

“郝总,你信不信今天你不帮我结款,明天我们兄弟就饿死在路上了……现在我们账面上,是一分钱都没了……郝总啊,您如此高瞻远瞩,您肯定防着这么一手的吧……”

“那个,我确实有一笔预付款暂时留存在其他帐号上了,但是……”

“郝总,我们几百号兄弟感激您的大恩大德!”

郝凡柏觉得,烈总不去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

以及“大保镖系统”果然不行,不如自己“大经纪人系统牛叉”。

以及在认识谷小白之前,鸿总这是过的啥日子啊,一要债就原形毕露了!

“行吧……我先把你们的窟窿补上,毕竟兄弟们也得吃饭……”

郝凡柏想着,刚打算找自己的小金库,就听到门外“哗”冲进来一个人。

“老郝,我们才是亲兄弟!有钱一定要先给我们!”

却是王贯山冲进来了。

“老王,我们兄弟啥感情,你竟然跟我抢这笔钱?”鸿总眉毛竖了起来。

“老鸿啊,不是我不顾兄弟感情,实在是今天不把这笔钱要回来,明天海上龙宫就得断粮!小白他连明天的饭钱都没给我留下啊!”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看向了郝凡柏。

“老郝!”

“郝大哥!”

“郝总!”

“郝叔!”

“郝爷!”

眼看这俩人,差点都要给自己跪下了,郝凡柏慌忙一抬手:“打住!”

俩人眼巴巴看着郝凡柏。

“我就问你们,我如果把这笔钱给了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们能把这笔钱留到明天吗?”

两人听到这个问题,眼睛都直了。

是啊,这钱该不会是进了帐号,就立刻不翼而飞了吧。

郝凡柏缓缓道:“两位兄弟,就算是不说,你们也大概知道这笔钱,到哪里去了吧……”

俩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无语凝咽。

还能去哪里?

肯定是去了谷小白的新宠,科林飞行了啊!

一个飞企,得花多少钱啊!

特别是王贯山,哽咽道:“上个月我们海上龙宫还是小白最喜欢的,没想到好日子没撑过三个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之前钟君号失宠的时候,我就早该知道的……”

“你还哭,你都受宠两次了,我们鸿烈安保,一直都是后娘养的,自己赚钱养自己,还要被小白剥削……”烈总铁铮铮一个汉子,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会儿伤心得梨花带雨。

“各位兄弟,我们这是养了一个吞金兽啊!”郝凡柏沉痛道。

是啊,超级吞金兽,还是白色的!

“这吞金兽食量极大,多少钱都能给你吃光了,我们兄弟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把这个吞金兽打倒!”

“对,打倒吞金兽!”

“到时候,我们才能给他锁上链子,戴上嚼子,让它去耕地!好好给我们赚钱!”

大家狠狠点头。

“兄弟们啊,我们受这凶恶吞金兽压迫的日子,不能再继续了!长此以往,民不聊生啊!”

“对!”

“所以,我们兄弟绝对不能内斗,必须要联合起来,共襄盛举,共克时艰!”

“对!”

“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却同气连枝,共进共推,不如今日,我们就结拜……咳咳咳咳,戏多了,兄弟们,长夜漫漫,不如我们秉烛夜谈,想出来一个应对之计,若是再让这个吞金兽猖獗下去,恐怕我们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对,哥哥英明!”

“一切唯郝哥马首是瞻!”

这一夜,三个加起来差不多130岁的男人,商议了一个毒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