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阳抬头看了一会脖子疼,不愿意抬头看神像的他从空间里拿出梯子,不能飞还不能爬梯子啊。

这波操作惊呆了众人,若儿嘴角抽抽,父亲真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呢。

默默的传音讨要梯子,她也不愿意仰视众神,她也要与神齐视,别想以势压她。

长公主的心气高着呢。

暗主摸、摸鼻子舍弃了肉、身,身为神灵他是可以在这里飞的。

合义远远的看着,看着李东阳与若儿爬梯子,看着其他人扬头望上看,合义也仰头看去,只觉得眼前发晕。

这些神灵好似不满他的仰视,这是为什么呢?合义不解,大着胆子一步步走进殿中,他也想求神给个机会,让他成为神灵。

为了活着,为了永生,他愿意跪倒在神灵的脚前,他绝对比那两个人类虔诚。

不知道自己被当成反面人物的要东阳终于与几尊大神的雕像齐视,看着中间那位雕像的脸颊打量好一会,得出一个结论,没他帅。

“若儿,这位大神没有我帅。”

心里想不算,李东阳还得意洋洋的说出来,若儿送上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与了肯定回答,天下间父亲最帅。

两人的互拍神功还没发挥完,脚下的梯子开始肢解,毫无征兆的碎了一地,两人惊叫着下坠。

紧身诱惑丰满女人 写真图片

暗主扶额快速移到两人身下,把两人托起缓缓落地。

“主子,您老悠着点,别惹怒了神王。”暗主劝道。

“不是死了吗?都建了墓地死翘翘了还不让说两句,太霸道了。”

李东阳看看碎成渣的梯子一阵心疼,那可都是好材料打造出来的,就这么白瞎啦。

“主子,悠着点,悠着点。”暗主再劝,他怕啊,神王就算死了,一道神识也能弄死主子。

“知道了。”李东阳整整衣衫,抬头看去,雕像还是那个雕像,指着中间那座雕像说道:“我在那座雕像的胸前看到了镇字。”

“还有呢?”合义出声寻问,直接把自己融进了队伍,那表情一点也不生分,好像他们同行很久似的。

暗主翻个白眼,这位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李东阳则是看看合义的站位,指着他说道:“别想对我家后辈出手,否则你会后悔出生。”

此言一出合义变色,离合义最近的林章默默移动脚步,离李东阳近了一点,他之前真的没发现合义靠近。

“道友说笑了,都来到这里了,合义不会生起战乱,我们是来求机缘,不是来求死。”

合义冷清的脸上挤出笑容,眼神坚定,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李东阳对合义的话一个字也不信,之前如果不是他的神识锁定合义,只怕合义已经出手制住林章。

真当他从梯子上落下就成了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呢,他敢把人放在地面往上爬,就有把握保护他们。

或许是李东阳的眼神太犀利,有着看穿一切的本领,合义默默收起笑容,退后十步,双手一摊表示自己的无辜。

呵!李东阳冷笑。

“我们来到这儿之后呢?接下来做什么?”暗主小声寻问,他们这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对这个神王殿真的好奇的紧。

那些机关算计只有倒霉蛋才能激发,那些隐藏的好东西只有阵法师能找出来,他们这些平凡的仙家来了就跟逛大街似的。

看什么都好看,就是拿不走,你说气人不。

“等着吧,我觉得还有后手。”

李东阳四下看看,这里的摆设很简单,走的是简洁大方的路线,不像有些神殿摆着香火香炉等东西。

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如果边吃边等,那就不会显得那般无聊,李东阳就是这么等的。

拿出桌椅摆上美酒佳肴,几人围坐在桌前,有吃有喝好不自在,只有若儿还在四下转悠。

这里的法阵布的太精巧了,若儿很喜欢,她要慢慢研究,再就是她还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的暗阁。

一桌美食吃过多,若儿也没发现暗阁,不时掐着手指算来算去,小模样认真又可爱。

李东阳撤下盘子碗,又拿出火锅摆上,吃,他要继续吃。

张辉几个看到火锅上场,眼睛亮的吓人,不用李东阳招呼已经主动加菜。

合义就跪在几人不远处,看着不像是求神,更像是受罚。

火锅的香味勾的合义口水哗哗的流,不时拿眼角扫一下李东阳一伙,想不明白这伙人什么来头。

这帮人也太重口欲了,都说重口欲与修行不利,为何他们的实力这般高呢?合义默默算了一下,自己打不过暗主,也打不过李东阳。

至于其他人,合义觉得自己都可以欺负一下。

李东阳喝一口,抬头看一下,再喝一口,再看一下。

神像还是那个神像,没有被勾的流口水,李东阳挺失望的,还以为这些神雕留的有神识呢。

暗主瞅到这个小动作,嘴角抽抽,不是每个人都不受诱、惑好吧。

时间过的很快,当香气四溢时,林仙帝他们也闻香而来,几人还是老样子,寻了半天没有半点发现。

看到合义跪在那儿,李东阳一行人坐在桌前又吃又喝,香味正是从桌上飘来,纷纷来到合义身边寻问情况。

合义能说什么呢,他什么也不知道,那帮怪人的行为合义看不懂,他只是尊重神灵,跪求赐福。

在四人进入后,神王殿的大门重重关上,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殿内响起,考验开启。

这道声音众人不陌生,正是各道关口都会响起的那道苍老的声音。

李东阳挑眉露出了然的神色,考验,还是考验。

只怕这里要么是选传承人,要么是选替身,不管是哪个,神王殿的宝贝都是有主之物,并不是给这些闯入者准备。

倒霉蛋为什么能激发那些机关,这是李东阳想不通的地方。

随着声音落下,李东阳一挥把桌椅收起来,不吃了,他要正视考验,若儿也不观察法阵了,而是颠颠回来到了李东阳身边。

严肃的小、脸上写满认真,对这次的考验很期待,不知道此次考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