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兵的将士终于确定下来,苏秀看到自己在林栋麾下时相当不满,找到乔欣然报怨,不想跟那家伙同行。

乔欣然能怎么办,只能好言相劝,把苏秀编到林栋麾下下肯定是上面的意思。

林栋一把年纪还没娶妻,着急的人不止林大人夫妇。

林栋再怎么说也是天主的好兄弟,人家相交于微末,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私下里林栋可是叫天主哥滴。

吴极帝国能叫天主哥的可没几人。

苏秀被劝回去,一脸生无可恋,每每想到林栋那张不正经的脸,就想上去打花它。

李东阳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股份外放恢复正常,反而更忙了,各方势力都在争利,恨不得’捞进自己家。

这不,夜皇的夜主大人亲至,他家的傻儿子太好说话,夜主怕傻儿子争不到利,亲自出面。

要说雪原上修一条铁路,李东阳感觉那不是一般的压力大,就现在的技术还是省省吧。

令李东阳吃惊的是夜主来见他要的也不是雪原铺设轨道的股份,人家聪明着呢。

“天主,贵妃娘娘最近可好呀。”夜主很会套近乎,一开口先拉关系。

“静依最近挺好,要不您去她的宫殿看看她,聊会天。”

杏林里的森系精灵美女长发飘飘

李东阳一开口就想把人往外推,可惜他太小看夜主的脸皮,推走是不可能滴。

“哎,男女有别,老夫身为外男怎好去贵妃娘娘那里,天主若是有意成,可以让贵妃娘娘到此一述。”

不仅没把人推走,夜主还想再拉一位盟友。

老狐狸!李东阳暗自送上三个字评价,今天要是自己的岳父大人夜皇轩在此,肯定颠颠的去看望女儿了。

“呵呵,夜主都这么说我,我怎好不成人之美呢。”李东阳看看庆公公,庆公公赶紧派人去请贵妃娘娘到此一述。

夜主笑的挺得意,跟他斗还是年轻了点。

“夜主的气色可比上次相见时好太多,看来小日子过的挺滋润呀。”

李东阳瞅瞅夜主的气色,提醒对方别忘记报恩,夜皇能有现在他可出了大力。

夜主干咳两声,这个小狐狸是想协恩图报呢,他们夜皇给吴极帝国可没少提供情报,这恩虽然没有报完,也没少报。

“这个,哈哈,还好,就是为了给吴极帝国收集更多情报,忙了一点。”夜主回道,捋着胡子继续笑。

“哈哈,哎哟,夜主辛苦了,哎,入侵者最近有什么举动,有查到吗?”

李东阳秒变正经,提醒对方我现在需要入侵者的情报,你倒是查给我看。

咳咳,夜主被口水呛到,这个小狐狸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之前李东阳发布命令大举寻找入侵者的影子,可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愣是没有找到人,为了寻人战斗没少打。

只要看到包的严丝合缝的人,上去先给一刀,看看对方的血是什么颜色,如果流出来的血不对,呵呵,那对方就惨了。

当然了,砍了不少人,大家流的血都是红色,为此结了不少怨。

“天主,入侵者在死灵山呢。”夜主道,那是死不承认自己的情报不到位,绝对不承认。

两人你来我往,你搭台我拆台,就看谁的动作快,唇枪舌战几十个回合,夜皇静依赶到了。

进了御书房,先向李东阳问安,然后与夜主双方问安,这才双方落坐。

夜皇静依看看爷爷,再看看李东阳,心里那叫一个为难呀,爷爷来肯定是闻着味了。

这次的投资对夜皇来说是一个走出来的机会。

任何一个家族隐世太久都不是好事,夜皇也需要走出来了。

“天主,关于火车的事情老夫想占一股。”夜主一边与孙女传音,一边与李东阳商议。

“没问题啊,拿出你的财力,到时候与百官议一议就行了。”李东阳应的很爽,果然在女人面前他会变的很大方。

夜皇静依抿着嘴乐,款款施了一礼向天主道谢。

“你可拉倒吧,指望百官分一点那是不可能滴,那些商人纷纷转投各方官员门下,意图把控部投资,我们这样的外来势力可沾不到便宜。”

夜主送上白眼,他夜皇的消息可不是盖的,百官那边有什么动静不说门清,那也是大部分都清楚。

李东阳笑而不语,夜皇能收集的消息他岂会不知,这里可是都城,一切尽在掌控中。

“爷爷,你过虑了,四成股份让利于民,不可能让百官占,便是那些商人也不能投在百官门下,与国家的运转不利。”

夜皇静依道,那是话里有话。

三个人都是聪明的主,不管是明言还是暗语,都能听懂其中意思。

夜皇静依这是提醒李东阳这种现象得管,不然与国不利,与民不利。

李东阳缓缓点头,这事他当然清楚了,官商一旦勾到一起,那就是最大的危害。

“此事我心里有数,夜主若是想参与这家生意,可以先准备好银子,拍卖会上下标便是。”

李东阳送了一个你懂的表情,夜主眸子放光,怎么着,李东阳这是打算拍卖股权呢。

如果真是这样,呵呵,那些商人真不用投靠官员门下。

“天主就不怕百官不同意吗?”夜主问道。

“百官那边我自有决断,吴极帝国要运转,绝对不是一切听从他们的意思,而且官员不得经商,若是惹怒了我,仅这一条可以把朝堂换大半。”

李东阳抠抠鼻子,一句话怼的夜主无话可说,确实哪个官家不经商呢,只不过是换成了自己的妻子,儿女,甚至是外亲等从商。

看到李东阳心里有成算,夜主放心了,身为一代帝王,李东阳无疑是成功的,百官跳的再欢,都在掌握之中。

接下就是夜主与夜皇静依的聊天,两人不谈公事谈家事,夜主把家里的情况讲给夜皇静依听,也把夜皇静依的思念记下来,带回去。。

“那么想家人,就把岳母娘接过来住几天呗。”李东阳没所谓的说道。

夜皇静依眼前一亮,随后又暗淡下去,母亲这辈子就没出过夜皇家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世子爷》,“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