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紧紧搂住灵羽跳进黑暗之渊,因为之前有了一次用滑翔术不断坠落的经验,亚瑟这次从容的多。

但亚瑟却忽略了一件事儿,因为搂着灵羽两个人坠落的速度要比上一次快得多,结果第三次滑翔术尚未用出就猝不及防的重重摔在了地上,亚瑟还非常无耻的压在了灵羽的身上。

亚瑟的身下软软的,灵羽的呼吸吹在亚瑟的脖子上痒痒的,灵羽的身上并没有兽人那种浓重的体味,反而是一种栀子花般的特别好闻的气味。

亚瑟已经从坠落的震荡中恢复了过来,但却发自内心的不想起来。直到身下的灵羽发出轻声痛呼,亚瑟才恋恋不舍的起来。

亚瑟将灵羽拉起来之后立刻没收了她的空间手镯,并用几根黑暗触手将灵羽的上半身捆住。

或许是放弃了,也或许是有了上次的经验,灵羽这次没有任何反抗。

见灵羽没有反应,亚瑟反到奇怪的问道:“你有受伤吗?”

灵羽摇了摇头,“这次你准备拿我怎么办?还向我的部落索要赎金吗?”

亚瑟认真的想了一下,“算了,等我安了就会放过你。”

“等你安了,杀了我吧。”灵羽给出了一个意外的回答。

“不相信我会放了你?”

“不,我已经没脸回去了,你知道我们兽人最看重什么,你这个混蛋两次俘虏我,还不如杀了我!”

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

灵羽这半年多来一直心情低落,是因为她看到了部落里的人看她时不经意露出的目光,甚至听到了私下里的议论,她是一个被人族男人俘虏过的圣灵鹤一族的女兽人。

即便什么都没发生,就跟人族女人被兽人俘虏的下场是什么一样,你无法阻止其他人的联想和议论。何况灵羽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兽人,她是族长的女儿,圣殿首席大祭司最宠爱的孙女,现在却是一个被人族俘虏了两次的女兽人。

“抱歉,我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灵羽一愣,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跟自己道歉。

“我不会杀你的,等我们都安了之后你再做自己的选择。但我希望你知道,活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我只有拼了命才能活下去。”亚瑟说着解开了灵羽身上的黑暗触手。

灵羽依然没有说话。

“走吧,先要想办法出去才行,不然不用我杀你,你很快就会变得和它们一样了。”

“它们?”

亚瑟又取出一盏魔法灯往四周晃了一圈,一具具骷髅映入了灵羽眼中。

“啊!”灵羽惊叫了一声立刻靠在了亚瑟的身上。

女兽人也是女人!

亚瑟的魔法灯只是一照即收,即便这样还唤醒了周围许多的死灵生物。

亚瑟立刻释放出大量黑雾笼罩自己和灵羽,但这一次黑雾似乎失效了,附近的骷髅依然扑了过来。

亚瑟将灵羽护在身后砍碎了几具骷髅之后就发现了原因,这些骷髅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灵羽。

亚瑟的黑雾根本无法完遮蔽灵羽的生命气息,生命气息就像美味食物一样诱惑着死灵生物扑上来。

“飞到半空中去。”

灵羽双翼一展就到了半空中,地上的骷髅纷纷仰起头,虽然够不到依然在往灵羽脚下的位置涌去。

灵羽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她往哪飞,下面的骷髅便往哪涌。灵羽虽然看不到下面壮观的场面,但无数骷髅移动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也让人不寒而栗。

“灵羽,小心!”亚瑟忽然在下面大喊。

灵羽听到了空气中气流被破开的声音,瞬间从停留的位置闪开,一具有翼的魔兽骷髅擦着灵羽身前飞了过去。

灵羽才刚躲过,背后的破风声又起!

这些死灵生物中竟然有会飞的!而且还不止一两个!

在亚瑟的黑暗感知中起码有七八个死灵生物飞上了天空。

天空中,灵羽利用速度和灵活的身法连续躲过了七八次死灵生物的扑击,但最终还是一个闪避不及被一头魔兽骷髅撞到了后背上,直接从空中摔了下来。

地面上的骷髅都往灵羽摔落的地方涌去,拥挤的亚瑟都挤不过去。

亚瑟一个“爆裂火焰斩”在骷髅群中斩出一条通道,拼命冲到近前将已经扑到灵羽身上的两具骷髅斩碎。

灵羽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周围的骷髅在拼命的涌向这里,凭亚瑟一个人一把剑决不可能将灵羽活着带出去。

关键时刻,亚瑟直接转身扑到了灵羽的身上,将她完压在了身下,用自身散发出的浓郁黑暗魔法气息遮挡她的生命气息。

有几具骷髅已经扑到了亚瑟身上,最终因为突然消失的生命气息又疑惑的离开了。

亚瑟压着灵羽一动不敢动,静静的等着周围的死灵生物重新散开。

时间缓慢的流过,当危机逐渐散去,亚瑟的注意力才重新回到身下的灵羽身上。他看不到灵羽羞红的脸,却能感觉到灵羽快速跳到的心和急促的呼吸,还有身下这具身体的柔软。

亚瑟身体的某个部位突然硬了,亚瑟异常的尴尬,努力的想让它回复原状,但**一旦来了根本就不受思想的控制,它反而愈加膨胀。

亚瑟后来已经放弃控制它了,随它去吧,黑暗成了掩饰尴尬的最好理由。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贴在一起,任时间缓缓流逝。

或许是时间太长,被压在下面的灵羽身体有些难受,她轻轻地的扭动了两下腰,就是这个扭动带动摩擦的动作彻底引爆了亚瑟。

亚瑟的嘴唇向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印了下去,灵羽紧闭着嘴唇摇头,但当一条柔软的舌头轻叩柴扉的时候就变成了接纳,转而变成热烈的回应。

世间的情感就是这样奇妙,亚瑟和歌莉认识了五年也没有捅破那层纸,亚瑟和灵羽总共才见过两次,却在特殊的环境下擦出了火花。

两个都没有经历过异性和爱情的男女小心的探索着、热切的回应着、如痴如醉的沉浸其中……

亚瑟已不再满足于亲吻,手已经伸进了灵羽的内甲,灵羽不可自抑的发出了轻微呻吟声。

声音再次引起了周围骷髅的动静,灵羽立刻紧咬住嘴唇,亚瑟恋恋不舍的把手抽了出来。

两个人又恢复了最开始的姿势,但心境却已完不同,两个人都在享受互相贴在一起的感觉。

当亚瑟思索着如何带灵羽一起离开的时候,黑暗之渊忽然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