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羽并没有就这个事情跟自己的三舅达成共识,但是在丁羽看来,过一段时间呢?这帮家伙还是会被扔到自己的手上面,只不过是双方面的条件现在没有达成一致罢了。

至于这个时间究竟有多长吗?应该是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吧!

“老爷子的身体怎么样了?”丁羽也是突然之间的问了一句。

这个话也是让苏泉微微的摇头,“不是那么的好,年纪太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够过去这个年,现在是一步都不敢离开人,老爷子有的时候也是比较的逞强!还没有办法说!”

“我回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京城的情况不太一样!这一次回去再去看看外公吧!”老人家一辈子风风雨雨的走了过来,但是现在呢?竟然是这么一个状况,让人感叹不已。

苏泉来的快,走的也快,丁羽这边呢?也是起身,不过所有的一切呢?都是在保护之下,这一次的保护更为的严密一些,不过也就是外围的而已,原本的时候三个人跟着,但是这一次张飘也是待着了两个人加入了其中。

先前他们的报告还是得到了异常的重视,虽然说是跟着丁羽的身边,但是同样的他们也需要利用这段时间呢?好好的思考和整理,把他们当时的所有想法呢?部的都给呈现出来,因为这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如果是其他人呢?可能也就这么的算了,但是丁羽呢?毕竟不一样,这一点跟他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关注,主要是因为他是军人,而且整个战斗的过程当中,他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是所有的布置呢?基本上都是他完成的,所以跟他探讨一番,肯定是有着巨大的收获。

可问题是一般人呢?还真的就很难跟丁羽搭上话,同时丁羽也不是那么的愿意跟这边打什么所谓的交代,虽然他也是军人出身。

好在他看好武东,而且张飘跟丁羽也是关系非常,如此的情况之下,让他们两个人近距离的跟丁羽做一下接触,就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了!张飘和武东两个人也是欣然前往,一点其他方面的想法都没有!他们的心里面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主任好!”虽然两个人是便衣,但还是跟丁羽打着敬礼,丁羽只是看了一眼,随即目光也是看向了不远处的两个孩子和小四眼,并没有太多话的意思,脚下的步伐呢?并没有停止,看到丁羽这样,张飘和武东两个人也没有上车,老老实实的跟在了丁羽的身后位置。

金也是跟在了后面,不过这一次金走的更为慢,因为他并没有穿鞋,而是光着自己的脚,这样的话能够更好的感受着脚趾的灵动性,两个小家伙呢?在丁羽刻意的控制下,虽然跑得快,但是来来回回的,其实距离也不是那么的远。

秀丽美眉夏馨雨粉艳迷人

更甚的是丁羽也是把照相机给了他们,不算是他们的背包重量占据,这一点更是让他们感觉欣喜若狂,其他的也就不说了,手里面的电话和内存卡呢?也是换了一块又一块的!

跟在后面的张飘和武东两个人呢?显得有那么一些焦急,但是丁羽始终都是沉默不语的,而且始终跟金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但是丁羽不搭理他们,他们也不好去说什么,武东有那么一些按耐不住,倒是张飘呢?出于对丁羽的一些了解,时不时的要拉一下。

一直等到了宿营地的时候,丁羽看着金的两只脚,也是点点头,“金,想要感受发力的技巧,这一点没有错,但也要注意到自己脚的保护,不要因小失大,这里的环境呢?并不是最为合适的,毕竟你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是!先生,让您劳心了!”金能够感受到丁羽对于他的爱护,因为整个过程当中,自己的速度放置的更慢,而先生呢?一直都没有催促的意思,甚至刻意的留在了自己身边的不远处,这份感激不需要言明,记在心里面就好。

随即丁羽也是看向了张飘和武东两个人,他们两个脸上面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丁羽找了合适的地方坐了下来,至于两个孩子吗?他们也是在周围了,但是根本就没有消停下来,现在是彻底的野了!当然了这个也是丁羽刻意放纵的一个结果。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要跟你们两个人说话吗?”

面对询问,武东很是直接的摇头,自己的脑子稍微有那么一些乱,而张飘呢?则是略有所思,走了大半天的时间,中午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怎么休息,整个过程张飘也是在考虑着,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主任,我们今天的思绪非常的混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所造成的!”

“你的心根本就没有沉稳下来,这个是通病,我当时的时候跟你们呢?也是同一个样子,始终都是处于一个战斗者的状况当中而不能够自拔,始终都不能够处于一个指挥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个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武东的眼睛瞪得要多大有多大,张飘则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主任的一番话呢?还真的就是让自己警醒了过来,自始至终呢?他们自己好像都是站在了战斗者的角度,根本就没有站在指挥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你们如果不能够从战斗者的身份当中退出来,就算是给他们再多的东西,你们也不会有所领悟的,不过看的出来,你们这大半天的时间呢?始终都还是沉迷其中!这一点非常的好不好,希望这个话呢?对你们会有所领悟,但是谁知道呢?”

东西呢?需要一点一点的吃,吃的太多呢?容易贪多嚼不烂,这样的话就真的不太好了!所以丁羽还真的就不准备给他们灌输太多的东西,但究竟谁能够更快一些的领悟到这些东西呢?这个就可能会决定了他们日后的走向!

晚餐的东西跟原本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张飘和武东两个人的晚餐是丁羽特制的,里面也是加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他们的思绪有那么一些混乱,这一点非常的不好,让他们持续下去的话,会给他们的思想增添相当多的负担!

所以吃过了东西之后,两个人很快也是沉睡了下来,看着旁边的警卫员,丁羽也是摆摆手,“让他们休息一段时间吧!你们看好他们两个!”

看着跟过来的小狗有那么一些捣乱的意思,丁羽也是用脚勾住了小狗的身体,轻轻的一送,现在这个时候就不要过来捣乱了!小狗倒是没有能够靠近张飘和武东,但很快也是围在了丁羽的身边位置,呜呜哇哇的叫个不停!

因为出门在外,条件也是真的不方便,身上面的灰尘也是相当的多,但是看起来比以前的时候也是野性了很多,老是圈养在家里面呢?还真的就是不妥,应该让他们有着更为适合的条件。

等两个孩子回来的时候,头发都已经打绺了,脸上面呢?本来就沾满了尘土,加上这个汗水的冲击,真正的成为了小花脸。

丁羽也是给他们拍摄了两张照片,这样的场景还真的就是难得一见,三个人很快也是闹腾了一团,等他们的汗渍都消失的差不多了之后,丁羽才带着他们去洗漱了一番,就是简单的洗漱,并没有因为身份的缘故,就显得有多么的特殊。

丁羽是故意的,别说洗脸了,就算是真的想要洗澡,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丁羽并没有这么的去做,两个孩子呢?虽然很是难受,但却没有什么抱怨,因为这里呢?就是这样的条件,既然改变不了,那么就要去适应!

两个小家伙洗干净了自己的手跟脸,也是围坐在自己老爹的身边位置,嘴里面也是咿咿呀呀的哼着歌,唱的并不是算是那么的优美,但是小孩子的声音吗?比较的清脆,所以还真的就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闹腾的时间稍微有那么一些长,两个人也是差不多在丁羽的怀里面睡着的,谁让他们白天的时候玩的那么疯狂来着,丁羽很是小心的把他们给放置到了帐篷当中,至于小四眼呢?则是趴在他们的脚边,看到丁羽的时候,依旧还是老样子。

不过丁羽倒是在它的脑袋上面摸了两把,弄得小四眼也是相当的惊诧,这位今天是没有吃药,还是吃错药了?不过等醒过来的时候,丁羽已经是离开了帐篷,小四眼也是用鼻子轻轻的哼了两声,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先生,英国那边虽然还没有任何的回应,但是那边已经出现了相当的情况,内部的动作非常的快速,这一次绝对不是高高的举起这么的简单!”

丁羽微微的摇头,“这个账究竟要算在我们的头上面呢?还是说算在美国的头上面,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虽然说军情五处彻底的换血,但是同样的?也是加强了他们的凝聚力,短时间之内呢?是有害的,但是长时间来看,绝对是有益的!”

“清理一下有毒的根植,同时减掉一些枝蔓和根本就不会成熟的果子,在保证营养供给的情况之下,可以最快、最好的让这颗树重新的生长,甚至是焕发生机!”说完了之后,金也是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这个心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大了!

“是不是心大还真的就不好说,但是能够做出来这样的决断来,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值得称赞的,就是不知道这个主意究竟是不是那位新任处长想出来的,如果是他的话,大家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小觑他了,如果不是的话,背后的这位就值得一见!”

“现在并没有这个方面的消息,那位军情五处新上任的处长还没有太多的露面,以前的时候并不是这个行当的出身,对军情五处下手,未见得有这样的魄力,要知道那个可是军情五处,不管怎么说,都是情治巨擘之一!”

“我也不倾向于他,但是这里面的问题谁知道呢?总归是会露出来把柄的,也许他就是一个被推到前台的挡箭牌,不过军情五处闹腾的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过分了!甚至是没有站在国家的层面之上来考虑问题,多折腾折腾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丁羽对于这个事情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至于军情五处那边究竟会怎么样呢?还真的就轮不到自己来关心!更何况,就算是自己关心,又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吗?好像什么都不能够!

“先生,这一次军情五处的力度非常的大,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对于我们好像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而且军情五处的目标好像也没有放在我们的身上面!”

“无所谓了!至少现在呢?彼此之间也是真正的消停了下来,我们的目标也不在这个上面,相信他们也会有所感触的,至于小威廉和哈格里夫斯吗?就让他们留在英国那边吧!至少需要给军情五处那边抛出来一个诱饵吧!”

隔天早上的时候,张飘和武东两个人醒过来的非常早,两个人看着外面的天色,还是黑黑的一片,武东是盘膝的坐在那里,而张飘呢?这是用手垫着自己的脑袋,两个人都是沉默不语,也不知道都在想着一些什么!

丁羽的起床一如既往,两个孩子也是同样的如此,站在山头的位置锻炼身体,哼哈的声音传递的很远,整个营地倒是没有什么动静,这个还不如意让下面的众人立刻的就醒过来,他们也都是有着自己固定的时间,没有特殊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浪费休息的时间。

“醒过来了?”丁羽打了一个招呼,给两个孩子拿着吃的东西,连带张飘和武东也是坐在丁羽的身边位置,“看得出来,你们好像有所领悟,这个是好事,至少现在知道了应该怎么的来思考,而不是一条道走到死!”

“主任,我们还是没有考虑明白!”

“没有考虑明白,是因为你们对于其中的问题知晓的不是那么的多!”丁羽吃过了东西之后这才继续的说到,“我跟军情五处打了很多次的交道,彼此之间呢?不死不休有那么一些夸张,但是打的你死我活的是事实!”

“先生,这个就是他们来突袭你的目的,不应该呀!”

丁羽伸出来自己的手点了一下,“确实,如果说就是冲着这个原因的话,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应该,他们就算是不能够伏击我,在明知道失败的时候,也可以逃跑的,真实的原因呢?军情五处有相当的震荡,新换了一位处长,虽然经过些许的调账,但是其中的老人对于这位新上任的外行处长呢?不是那么的信服!”

“但是又没有办法直接的就把所有的人员部都给清除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挑拨了一些内部的人,反叛军情五处,然后又直接的引向了我这个目标,他们是偷渡进入的,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呢?只有一条路可供他们选择,只能是往前,不能够后退!”

丁羽虽然没有解释其中最为详细的原因,但是把整个事情的脉络也是大致的说了出来。

“你们呢?就是在如此的情况之下打的这一场战斗,战斗的过程我没有去看,他们先前的送死呢?不算是孤注一掷,因为他们给自己留下来了后手,至少他们成功的欺骗了一些人,战斗呢?不能够着眼于一处!要尽可能的看得更宽广一些!”

“主任,我们都是太过于的执着于战斗,而忘记了我们应该是指挥者!”

“对,这个就是我想要让你们反省的地方,你们现在呢?不是战士,但是你们需要为战士负责,带着战士冲锋呢?倒是能够很好的激发士气,但是这个激发并没有什么卵用,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你们就算是回首再看一百遍,也还是那个鸟样!”

话语略显有那么一些粗鲁,但对于张飘和武东两个人来说,却是最为合乎他们现在这个状态的,当兵的人,你指望着他们文绉绉的,有的时候还真的就不行!丁羽也曾经是军人,对此还真的就是有着相当的理解。

“主任,但是我们身处其中的时候,也是感触颇多!”

武东说话的时候有那么一些脸红,虽然说是跟在了丁羽的身边,也是心悦诚服,但是让他直接的就服软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为情!毕竟也是男人!

“你们的所学呢?跟展示的所学是不一样的,冲锋陷阵可以让你们更好的去体味你们心中的所学,但是你们的施展呢?方向性是错误的,让下面的暂时如指臂使,那个才是最为重要的,等你们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想到时候就算不是一飞冲天,也会‘目中无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