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班,唐甜甜迟迟不肯走,手上腕表的指尖一秒一秒走着,19点,唐甜甜踩着点离开了医院。

晚高峰总是人多车流,行车慢,今晚更不巧,前方出了车祸,唐甜甜在车上看到前面远处围了一圈人。

司机瞅了瞅说道,“哎,听说有人受伤,这路上也没医生,千万别出事啊。”

闻言,身为医生的唐甜甜,这个拥有天职的普通女孩,对司机说,“师傅,我去前面看看。”

说着,她便跑下了车。

“小姑娘,小姑娘,别走啊,没付车钱呢!”司机一脸的无语,“现在的小年轻的都怎么了,这种情况也得去吃瓜凑热闹?”

唐甜甜来到事故现场,果然出事故了。两辆车追尾,司机查看车的时候,又被身后的车撞了。

一个外国人模样的人,单手捂着胳膊,另外一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腿大声的哎呦着。

“这么堵,救护车也进不来啊?”

“这人去不了医院,就只能在这里干躺着,路也通不了。”

地上的人这期间看着那个外国人,“别跑,撞了我,我现在动不了了,得赔我钱!”

现场总共俩人受了伤,一个外国人,一个躺在地上的人。

Dream Girl

唐甜甜打量了一下地上的人,他躺在地上一直抱着左腿,大声的哎哟;另外一个外国人,单手捂着胳膊,从手指缝里能看到血迹。

“觉得哪里不舒服?”唐甜甜蹲下身,问道。

“是干嘛的?”那人不客气的反问。

“我是医生。”

“医生啊,有医生真是太好了!”围观的人大呼叫好。

躺地上人倒不高兴了,语气蛮横的说道,“我腿断了,动不了,是那人撞得我。”他指着外国人叫嚣。

唐甜甜二话不说,直接按他的左腿。

可是她刚一碰到他的裤子,那男人便直接喊痛。

唐甜甜看他叫得这么大声,便用力气直接大腿小腿摸了一下。

“喂,是不是医生啊,这么大力气?”

唐甜甜站起身,“还是起来别挡路了,身上连个擦伤都没有。倒是那位先生,胳膊受了伤。”

“是庸医吧,我腿都断了,怎么走?”

“腿断了,能这么有力气?”唐甜甜反问。

这简直就是个无赖,本来高峰期就堵,他还躺在路中央碰瓷。

唐甜甜来到外国人面前,“我看看的伤。”

威尔斯打量了一眼唐甜甜,随后把胳膊缓缓伸了出来。

唐甜甜检查了一下,在他左臂的地方有一条长约七八公寸的伤口,他穿着西装外套,血把外套染成了红色。

“车上有急救包吗?”

这时,威尔斯身边的手下在后备箱拿出来一个急救包。

唐甜甜在里面拿出了酒精和纱布,她给威尔斯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好了,最好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唐甜甜抬起头,直视威尔斯说道。

“谢谢。”

“不客气。”

威尔斯和手下上车,唐甜甜准备离开。

倒在地上那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唐甜甜的胳膊,“我说怎么这么崇洋媚外?向着一个外国人,有病吧!”

唐甜甜不屑的看了一眼他的两条好腿,“碰瓷的人才可耻,如果不想被警察抓走,最好把车开走,别挡着其他人的路。”

“臭丫头,我看是找死!”碰瓷男举起胳膊,想打唐甜甜。

“喂,要敢动小姑娘一下,别怪我们大家不客气。”围观的人说话了。

“对啊,在这躺了十分钟,耽误了我们这么多时间,识相点儿赶紧滚!”

“对,赶紧滚!”

“滚!”

围观人都在骂碰瓷的人,碰瓷的人一见自己势单力薄,啐了一口,灰溜溜的上车走了。

其他人纷纷给唐甜甜竖起了大拇指,“小姑娘好样的!”

唐甜甜腼腆的笑了笑,跑着回到了出租车上。

司机一见她又回来了,便道,“哟,小姑娘热闹看完了啊。”

唐甜甜只笑笑不说话。

车流再次恢复通顺,唐甜甜不出意外的迟到了,迟到了半个小时。

唐甜甜赶到酒店里,夏女士正在和王阿姨以及那个相亲男生在吃饭。

“妈,王阿姨,抱歉我来晚了。”

“甜甜来了啊,快坐快坐。”王阿姨站起身,身边的相亲男生也站起来,招呼唐甜甜入座。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跟说好了八点。”

“妈,我在路上处理了个急事。”唐甜甜小声的解释着。

相亲男生闻言,觉得唐甜甜这是在找借口,“唐小姐,路上也有病人吗?”

唐甜甜正在和夏女士说着话,相亲男生便说话了。

“这位是?”唐甜甜看着他。

王阿姨热络的介绍道,“甜甜,这是我们单位的徐逸峰小徐,小徐才来了我们单位三个月,但是工作相当出色。”

“好。”唐甜甜客气的和对方打招呼。

“好。”徐逸峰对唐甜甜不太满意,就连招呼打得都敷衍。

王阿姨的单位是个闲职单位,这个小徐工作突出,不知道这种常年不做事的养老单位,能有多突出。

“老夏啊,吃饱了吗?我看了一款大衣,要不陪我去看看?”王阿姨借故给两个年轻人腾空间。

王阿姨对着夏女士递了个眼色。

夏女士瞬间秒懂,拿起身边的包包,“甜甜,和小徐好好聊聊,我和王阿姨先去逛街。”

“小徐,甜甜是女孩子,要多多照顾她啊。”王阿姨叮嘱着小徐。

“王阿姨,您放心,我会的。”徐逸峰笑着应道。

“那我们走了。”

唐甜甜对这种情况也见怪不怪了,只是两位老同志一走,徐逸峰便没那么客气了。

只见他喝了一口水,对唐甜甜说道,“唐小姐,我对不是很满意。我父亲是副主任,今天年底不出意外就提正了。长相身材一般,年纪也有些大了。年纪太大了,生出来的孩子质量不好。”

唐甜甜喝了一口水,差点儿呛在嗓子里。

王阿姨单位里怎么会有这种奇葩?

唐甜甜保持着微笑,“敢问徐先生,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三十岁,正当年。”

哦,那她二十八岁就成了生不出好孩子的老姑娘了?

闻言,唐甜甜笑了,“徐先生的父亲是副主任,想必进王阿姨的单位,父亲起了不少作用吧。徐先生大学念到了大二就辍学了,真羡慕有个好父亲。”

“喂,什么意思?王阿姨说一个男朋友都没有谈过,不就是个硕士毕业的老处女?还让我在这里等一个小时,真他妈的。”徐逸峰被唐甜甜说到痛处,瞬间变脸,连脏话都吐了出来。

“说什么路上有事情耽搁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处女,哪个瞎了眼的男人会骚扰?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徐逸峰见唐甜甜不说话,说话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刻薄。

“都快三十了,还没有谈过对象,是不是有什么遗传病?妈把夸得跟天仙一样,我看是王婆卖瓜。”其他吃饭的人,不由得纷纷侧目观望。

唐甜甜的笑脸也变成了一张冷漠脸。

路上迟到非她所愿,对方觉得她条件不好,大可以走人,没想到这家伙素质这么差,像个泼妇一样在这里骂街。

唐甜甜站起来,丝毫不客气,直接伸手给了徐逸峰一个大嘴巴子!

“操!个老处女,居然敢打老子,老子弄死!”徐逸峰被一个女人打了,瞬间红了眼睛,一下子跳了起来。

唐甜甜也做好了被打的准备,她一个柔弱的妹子,打不过臭流氓。但是徐逸峰刚要冲过来,便被一个男人按住了肩膀。

唐甜甜看着来人,面露惊讶,“没去医院吗?”

威尔斯答道,“一点儿小伤。”

“哦,嫁不出去,原来是专门搞外国人,个荡妇!”徐逸峰还在叫嚣着。

威尔斯面无表情,大手一用力,徐逸峰嚎叫了一声,便见他的胳膊直接垮了。

威尔斯会卸骨,徐逸峰的胳膊直接脱臼了。

唐甜甜不由得羡慕的看着威尔斯,他这一招可真是太棒了!

徐逸峰捂着自己的胳膊痛苦的嚎嚎叫,他一个在家里被惯养大的大少爷,平时连个重活儿都没干过,哪里受过这疼,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快疼晕了。

“唐甜甜这个臭女人,快让他给老子接上!”他依旧在叫嚣着。

威尔斯直接踹了他一脚。

徐逸峰觉得自己身体快疼散架了。

这时酒店的大堂经理急匆匆带着赶了过来,正想把闹事的赶出去,但是一看闹事人,立马乖巧了。

“威尔斯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大堂经理的语气里满是惊讶。

“刚刚。”威尔斯淡淡回了一句。

“我马上叫总经理过来!”

“不用了,把这人处理了就好。”威尔斯面无表情的看着徐逸峰。

一开始徐逸峰还不认怂,他就是觉得他们惹了自己,绝对的倒大霉了,他一定让他爹弄死这俩人。但是听这意思,这个外国人大有来头。

“唐小姐,我疼得快不行了,求求让朋友给我接上吧。”徐逸峰顿时态度180度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