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 .很快——意思是马上就会发生。

   但是,穆司爵一直以来对念念说的“很快”,比四年还漫长。

   穆司爵习惯性地按了按太阳穴。

   他可以处理很多事情。比如公司遇到难题,他总有办法解决。但是,面对许佑宁的病情,他总会被一种无力感牢牢攫住,被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

   如果可以,他怎么会不希望许佑宁下一秒就醒过来?他跟念念说许佑宁很快就会醒过来的时候,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但总有一些事,不能如人所愿。

   陆薄言看向穆司爵“你不要有压力。我只是在想,我们是不是该对孩子们换个说法?”

   穆司爵的手无力地滑下来。他想了想,拒绝了陆薄言的建议“念念已经习惯听见我这么说了。我突然间换个说法,他会以为佑宁不会醒过来了,我所说的话,只是在安慰他。”而按照念念的性格,如果真的这么以为,他是不会问穆司爵的,只会一个人默默消化这个令人难过的消息。

   念念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一个人消化了太多他这个年龄不应该面对的东西,穆司爵不希望他承受更多了。

   陆薄言理解穆司爵的决定,没再说什么,点点头表示支持。

   这种时候,穆司爵需要的,恰恰是支持。

   念念从屋内跑出来,径直跑到穆司爵跟前,上半身趴在穆司爵的膝盖上。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穆司爵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怎么了?”

   “爸爸,晚上在简安阿姨家吃饭好不好?”小家伙小鹿一般大且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期盼,“简安阿姨说她今天会做很多好吃的!”

   穆司爵点点头“好。”

   小家伙激动地抱住穆司爵的腿蹭了两下“谢谢爸爸~”

   穆司爵唇角的弧度不自觉地软下来“快去告诉简安阿姨。”

   “好。”

   小家伙的声音轻盈又快乐,一溜烟跑回屋内去了。

   穆司爵看着小家伙的背影,神色渐渐舒展开“不管怎么样,至少这一刻,念念是快乐的。”

   陆薄言笑了笑“的确。”

   说起来,念念生活中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许佑宁的陪伴。除此外的很多时间,他是快乐的,特别是跟西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可以吃到苏简安亲手做的东西的时候。

   这四年,苏简安忙于工作,下厨的次数不多,厨艺却丝毫没有倒退,反而大有长进,另孩子们垂涎欲滴。

   有时候陆薄言跟小家伙们谈条件,小家伙们不答应的时候,他就会使出杀手锏,承诺让苏简安给小家伙们做好吃的。

   陆薄言一提出这个条件,小家伙们就会安静下来,露出期待的眼神,然后乖乖答应陆薄言所有要求。

   今天苏简安做了几样新菜,小家伙们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念念不知道是食欲太好还是太饿了,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还不忘问苏简安“简安阿姨,你什么时候可以再做饭给我们吃啊?”

   苏简安不答,反过来问小家伙“今天的饭菜好吃吗?”

   “嗯!”念念用力地点点头,“宇宙最好吃!”

   相宜冲着苏简安眨眨眼睛,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最厉害了~”

   被小家伙们一通夸,苏简安竟然觉得比因为工作出色得到董事会的肯定还要开心,她佯装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说“明天晚上再给你们做饭吃,好不好?”

   念念和相宜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相宜甚至激动到拍手,唯独西遇没什么明显的反应。

   苏简安用一张柔软的手帕擦了擦西遇的嘴角,问小家伙“西遇,你觉得呢?”

   这种事情,西遇向来很少发表意见,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苏简安问他,他也只是点点头。

   苏简安看着小家伙,更多的是觉得无力,还有好奇——真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勾起他们家西遇的兴趣和热情啊。

   吃完饭,穆司爵就要带着念念回家。

   念念回家之前特地抱了抱苏简安,在苏简安耳边轻声说“简安阿姨,我最喜欢你做的饭哦~”

   苏简安一脸惊喜“真的吗?”

   “真的。”小家伙继续在苏简安耳边说,“比喜欢唐奶奶和周奶奶做的饭还要多哦!”

   苏简安“哇”了一声,好像念念的话给了她莫大的信心。

   小家伙似乎是想到更重要的事情,又叮嘱苏简安“简安阿姨,你不要告诉唐奶奶和周奶奶好吗?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这么温馨的小秘密,苏简安当然愿意保守,一口答应下来。

   念念笑嘻嘻地在苏简安脸上亲了一下,转身跑去找穆司爵,拉着穆司爵回家了。

   苏简安回过神的时候,念念和穆司爵已经走出大门,她忍不住笑了笑,说“我不担心了。”

   陆薄言挑了挑眉“你原本在担心什么?”

   苏简安长长地松了口气“念念长大后,肯定是讨女孩子欢心的好手。我不用担心他找女朋友的事情了。”

   陆薄言“……”

   相宜突然举起手“妈妈妈妈,我知道女朋友!”

   “嗯?”苏简安疑惑地走到小姑娘面前,刮了刮小姑娘的鼻尖,“你怎么会知道女朋友呢?”

   小相宜歪了歪脑袋,一脸天真的说“我们学校有一个男生叫louis,他要我当他女朋友。”

   “……”苏简安被吓得一阵晕眩,忙忙问,“然后呢?”

   陆薄言皱起眉,走到小姑娘跟前,等着小姑娘的下文。如果苏简安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此时此刻,他整个人仿佛蕴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相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偷偷看了看西遇。

   西遇风轻云淡地说“louis被我们打了。”

   苏简安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小家伙们这么久以来打架对象的名单,硬是找不出一个叫louis的,不由得好奇“我不记得你们有有跟一个叫louis的同学打过架啊。”

   西遇还是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louis不敢告诉老师。”

   苏简安皱了皱眉“你们除了打了louis,还做了别的什么,对吧?”

   相宜又偷偷看了西遇一眼,似乎是觉得心虚,往陆薄言身边缩了缩。

   西遇倒是光明磊落,一点都不心虚,说“我们还警告louis,以后不准接近相宜。噢,念念还说,以后louis跟相宜说一个字,他就打louis一拳。”

   这的确是念念在外面的行事风格,苏简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笑,看着小家伙,憋得脸有些红。

   陆薄言身上那股可怕力量消失了。他拍拍西遇小小的肩膀,给了小家伙一个赞赏的眼神“你们做得很好。”

   西遇冲着陆薄言笑了笑,和陆薄言击了个掌。

   苏简安“……”

   小家伙们回房见睡觉后,陆薄言和苏简安还在讨论这件事。

   “西遇和念念保护相宜当然没有错,但你不能鼓励他们恐吓同龄小朋友。”苏简安微微皱着眉,“我担心这会让西遇认为这样做是对的,他会用同样的方式去解决其他问题。”

   “不会。”陆薄言格外地肯定,“我相信西遇。”

   “……”苏简安强调道,“西遇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念念和诺诺更小。他们根本还没有是非对错的观念。所以才需要我们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我后天送他们去学校,会在路上跟他们谈谈。”陆薄言示意苏简安放心,“我不会鼓励他们用暴力解决问题。”

   苏简安点点头,似乎是终于放心了。顿了顿,又说“我觉得我也应该跟相宜谈一下。至少告诉她女孩子要怎么保护自己。”

   陆薄言挑了挑眉“相宜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保护她的事情,不需要她自己来。”

   苏简安想了想,点点头“把保护相宜的事情交给西遇和念念,还有诺诺……好像是可以哦?”

   “不会有问题。”陆薄言把苏简安圈进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相信我。”

   “那相宜要做什么?”苏简安不解地问。

   “她快快乐乐长大就好。”陆薄言毫不掩饰自己的偏爱。

   苏简安看着陆薄言,突然笑了,说“我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也有男孩子跟我说过同样的话,要我当他女朋友。而在我上幼儿园前一天,我哥就告诉我,如果有人跟我说类似的话,一定要告诉他。我小时候很听我哥的话,一回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他了。”苏简安越说唇角的笑意越明显。

   陆薄言眯了眯眼睛“然后呢?”

   “然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简安耸耸肩,“后来那个男孩在幼儿园连看见我都发抖,更别提跟我说话了。现在想想,我哥应该也是对他……使用暴力了吧?”

   陆薄言的话丝毫对不上上文“你哥最近在争取一个合作项目,我认识一些人可以帮上忙。明天记得提醒我打电话。”

   苏简安“……”他们的对话,怎么会走向这么奇怪的方向?观看 首发 zui新 章 节 请到 堂客行---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