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的时候,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就准备好了,今天可是难得一遇的六十年国庆,这样的盛况呢?原来的时候只能是从电视上面感受一下,但是现在呢?自己也可以参与其中,感触真的是相当不一样!

   这个比奥运呢?更加的有自豪感,所以很早的时候两个人就起来了,也是专门的收拾了手里面的东西,至于两个小家伙呢?身上面也是插着小红旗,很是架势的样子,先前的时候已经通知过了,早上四点钟就需要达到现场!

   不然的话就没有位置,而且到时间就需要封路了,本来丁羽是可以争取一些其他的位置,但问题是丁羽并没有这么的去做,就把自己当做是普通的百姓了。

   更何况在很多人的眼里面呢?自己就是这样的身份,所以也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更改了。然后跟父亲和母亲,当然了还有丁叮和曹振、大军和倩倩他们,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

   虽然说时间被拖得很长,但问题是众人一点都没有疲乏的感觉,甚至于观礼结束的时候,大家也是议论纷纷,完没有任何的饥饿感,丁羽观礼的时候,心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激动,但是丁羽的表现并不是非常的明显。

   中午的时候,大家也没有回四合院,先前的时候已经订了位置,大家也是在外面小聚了一番,过了十月一,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就要回去了,这个生病之后就已经没有留在家里面,甚至于小懒都没有留在了京城这边,完没有时间去理会。

   现在既然身体没有了太多的问题,还是回去吧!外面就算是再好,也没有家里面好,反正给与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要知道先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商议过有关方面的事情,事情不需要有什么商量的,跟儿子和女儿知会一声就好了。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提及了一下有关的事情,丁羽还真的就不想让父母回去,随即也是给丁叮使了一个颜色,但问题是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强烈的坚持,丁羽也是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两位老人呢!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下午的时候感觉有那么一些劳累,也都是休息了,先前的时候精神亢奋,可能还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但是等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才发现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的感觉。

   丁羽一行人呢?基本上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过丁羽也是专门的让安杰准备一下,毕竟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呢?明天就要回去,多少带一些东西回去,加上本来他们就有一些东西,也没有要让他们做飞机的意思,反正家里面的保姆车也在,也挺舒适的。

   早上的时候,丁羽也是带着两个孩子一同的去送自己的父母,时间稍微的有些早,两个小家伙呢?也是睡意朦胧的样子,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呢?也是有那么一些推辞,但问题是丁羽强烈的要求,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不过送了自己的父母之后,丁羽并没有折返回去四合院,而是第一时间就去了机场,完就没有任何的停留,也没有给其他人任何的机会,等大家知道消息的时候,丁羽的飞机都已经起飞不知道多长的时间了。

   氧气美女mm李茜

   大家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傻眼,昨天是国庆阅兵,都是比较的累,加上丁羽的养父和养母都在,所以大家也没有去打扰,想着隔天的时候去找丁羽谈一谈,但是那里想到丁羽竟然会做出来这样的反应来!

   王家、苏家甚至是军方对于这个事情呢?都是严重的估计不足,大家都没有想到丁羽竟然会如此的有脾气,原本的时候还想着好好的教育教育丁羽,让他长点所谓的记性,但是没曾想,还没等有所动作,人家直接的就走了。

   完就没有给予任何的机会,想要教训人家,但是没曾想人家根本就不跟你玩了,自己玩去吧!小爷我不陪着你们了!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想扯上任何的关系!

   王璞在得知消息的时候,脸色可以说是异常的难看,但是自己没有任何的话说,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如果说有再一次的话,自己当初的时候绝对不会做出来那么冲动的选择,闹到现在的这个结果,自己承担的责任太多了。

   把丁羽这个孩子明面之上的东西都给拿走了,从短时间来看,好像没有什么影响,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个弊端也是一点点的被显露无疑,彼此之间如果好好的沟通一下,断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奈何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从现在大孙子对于诸事的处理来看,就算是当初的时候,恐怕就没有依赖王家的意思,现在就更不可能把自己的一切赌在王家的身上面,至于苏家吗?这个就要看自己的大孙子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高兴的话,那么就帮衬一把,如果说不高兴的话,那么谁认识你们是谁呀!

   不过军方对于丁羽的离开,却是显得相当郁闷,完就没有想到丁羽竟然会如此的决然,诚然先前的时候没有要理会丁羽的意思,但也不至于如此吧!离开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这样的话,那么日后要如何的相处。

   如果说这个是逼迫的话,可能还好一点,但问题是丁羽完就没有任何要逼迫的意思,因为丁羽现在的所作所为呢?完就是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你们军方怎么想现在跟我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关系,大家各不相干就是了。

   谁能够想到丁羽竟然如此的小心眼?这个是让大家无语的同时呢?又感觉有那么一些无奈,因为站在某种角度来看,现在能够取代丁羽位置的人呢?没有,完就没有!

   虽然说丁羽的年纪并不大,甚至于冒起来的时间也不长,但他的地位和位置是得到承认的那一种,而国内的其他势力呢?窝里横倒是可以,真的要是出去了,就好像是先前的澳洲事件一样!完的没戏!

   能够产生的影响力太小了,不足以支撑,而在这个问题上面呢?美国和欧洲则是表现的比较特殊一些,这个也是跟两个国家的制度呢?有着相当的关系,所以现在呢?也是面临着相当头疼的一个问题,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丁羽的问题和状况。

   真的要是说起来,一直以来丁羽还真的就没有拒绝向军方传达自己的善意,虽然说这个彼此之间的接触呢?都是一步一步的,但是表现还是很良好,相对而言,国内方面对于丁羽的支持并没有多少,相反倒是有些拆台!

   所以出现了现在这样的状况,在某种角度来说,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自作自受的感觉。所以有关丁羽的问题和状况呢?必须要妥善的去处理,先前对于丁羽略显不太公平的处置方面呢?也应该换另外的方式了。

   这些问题呢?其实都应该是国庆之后再具体的跟丁羽来谈及的,但是没曾想丁羽竟然没有给与任何的机会,也就是说跟丁羽之间的先手已经丧失了,想要再达成彼此之间的协议,这个问题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

   就一点,丁羽不跟国内联系,这个问题怎么来解决?不过就在众人略显有那么一些懊恼的时候,美国那边也是传递了一个新的消息过来,孙英男卸任了,新上来一个人,好像叫什么霍特的,究竟是什么人?不了解,还有就是孙英男的近况,也不了解。

   而且就探知的情况来看,霍特接任职务的时间呢?貌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像在上一次丁羽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接任了,这里面绝对发生变故了,而且还是相当大的变故,但问题是国内对有关方面的消息,是一点都不了解。

   这个消息封锁的是不是也太严密了一些,不过很快的大家也是了解了其中的内情,丁羽好像遭遇了刺杀,甚至于孙英男也是同样的如此,究竟是因为什么刺杀,不太清楚,但是很显然事情绝非一般的那一种。

   再联想先前时候丁羽入股波士顿财团,由此还真的就能够找出来其中的一些缘由来,但是这个事情呢?恐怕也就只有丁羽他自己能够说清楚吧!至于其他人呢?不是说不相信,而是大家都只不过是凭空猜测而已。

   但是想要找丁羽谈及这个问题?时过境迁了,再者呢?就是丁羽现在完就是躲着不见的那一种,想要对于这个关系破冰呢?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难不成丁羽现在真的要军方给一个所谓的答复不成?

   这个事情军方还真的就不太好去下手,毕竟涉及到的这位呢?有些许的状况!更何况这个甚至只是一种猜测而已,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还有就是当时的时候呢?丁羽的态度也是比较的明确,我只要军方的态度,仅此而已。

   再者就算是处理了这件事情,彼此之间的关系能不能够恢复到以往的状况,还真的就是未知。

   国内之所以对于这个事情非常的上心,也是担心丁羽掌控的集团会不会已经出现了失控的状况,孙英男从位置上面下来了,换成了霍特?而丁羽入股波士顿财团不可能一点条件都不付出的,如果说集团已经失控的话,那么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要知道一个集团走到了那个地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如果说集团方面出现了失控的状况,那么就表示了丁羽完的丧失了话语权,不是说没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的,所以国内方面也是略显有那么一些焦急,但是急是没有用处的,因为当事人是丁羽!

   原本的时候军方倒是能够跟丁羽联系上,但是上一次的事情谈崩了之后,丁羽就主动的切断了跟军方之间的联系,甚至于陶金上门,都有那么一些被拒之门外的意思,其他人呢?倒是有跟丁羽熟悉,但是那又怎么样?

   丁羽现在不是在国内了,而是在另外一个半球了,更甚的是丁羽现在还有那么一些故意躲着不见的意思,事情必须马上得到处理和解决,至少要知道在这个过程当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样子的问题和状况!

   听到自己的大孙子被刺杀的时候,老太太的眼角不由的抽动了起来,好半天的时间才恢复过来,大家都看到了丁羽在明面之上好像是风风光光的,但是谁都没有看到这个背后的凶险。

   都觉得这个孩子赚钱好像很是容易,但是谁看见了他为之而付出的努力,由此自己也是想起来了先前老头子闹出来的事情,他上嘴唇跟下嘴唇碰了一下,然后逼迫着大孙子做出来了那样的选择,一番心血部的都白费了。

   但是自己的大孙子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也没有跟家里面的人提及过有关的问题,但是彼此的心里面都清楚,拿别人的心血去做人情了,放置在谁的身上面也是有那么一些受不了。

   翻脸呀!这个都是轻的,换到其他人的身上面,还不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呢!

   老太太也是陷入到一阵的沉思当中,心情也是略显有那么一些凝重,王璞呢?则是眉头紧皱,放置在先前呢?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甚至可以主动的去打这个电话,那个兔崽子应该还会接自己的电话,但是现在不行了。

   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自己的老伴打电话,他都不接,情分坏了之后,所有的关联好像都已经被切割开来了,听说国庆前,他跟自己的儿媳在外面吃了一顿饭,完就没有要来家里面的意思,想一想,王璞也是感觉有些心酸。

   要知道自己经历的风雨这么多,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这样的感觉尤为的强烈,是不是因为年纪真的太大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呢?

   “让他回来这个事情得好好的商议一下吧?”王璞也知道这个事情很是为难,自己之所以这么的说呢?也是要看一下老伴的态度,但问题是老太太的眼皮根本就没有要抬起的意思,依旧是垂头坐在那里,不知道都在想着一些什么事情!

   王璞看着老太太的样子,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看着她有些勉强的说到,“你说呢?”

   这个看着好像是在询问老太太,但其实是逼于无奈的选择,因为自己是真的拿这个大孙子没有办法的,自己说什么,人家根本就不听,他能够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是靠着人家自己的奋斗得来的,跟王家、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人家凭什么听你的,而且丁羽的主要产业呢?国内好像也没有多少,想要制约都没有太多的办法,王璞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自己当初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的自信呢?这种自信心究竟是来自于什么地方?

   老太太想了一阵,也是摇摇头,现在的情况呢?还真的就不好处理,莉莉和阳阳倒是可以去找丁羽这个大孙子,但是能够说动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再者就是自己的儿媳,别看一起吃了一顿饭,但是她也未见得能够说的动!”

   苏元如果说都说不动的话,那么家里面的其他人就更说不动了,这个甚至包括了小二,别看他是当父亲的,不会有任何的差别。既然家里面的诸人不行的话,那么就需要找其他方面的人,丁羽的熟人和朋友。

   虽然说这个局限性很小,但也不代表着就没有,比如说丁羽在部队服役的时候,他是有教官的,也是有领导的,倒是可以选择从这个方面下手!随即老太太也是表露了这个方面的意思!

   话我已经说了,具体的情况应该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你们看着办吧!王璞也是很满意的点点头,这个事情呢?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甚至有那么一些忽略了,因为自己虽然也看过大孙子的报告,但是报告里面有关军方的内容少的可怜!

   不过点子已经出了,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这个问题看后续。但是这个问题呢?也是让军方感觉有那么一些为难,为什么呢?丁羽当初在部队里面呢?倒是有不少的教官,但是先前的时候孙君可是找过丁羽的,貌似还真的就有不小的纠葛。

   情分太早的就被浪费掉了,现在再去找丁羽,关系太过于的淡然,所以这个效果呢?也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这是一定的!

   显然孙君他的身份是不合适的,但是军方对于这个方法呢?多少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可行的,当初的时候丁羽在军方的身份,可是被培养的角色,经历的人虽然不多,但貌似也不少,找一个比较合适的人,不可能没有,想一想办法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