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吗……”一方通行看着怀中的最后之作,但是最后之作低着头,无法看见她的眼睛。

原来即便是这个小鬼,心里面也是怨恨着自己的?

罢了……

一方通行其实还有红药瓶,但他已经不想去喝了。

因为没有必要再活下去。

原本以为像他这样的人,多少也还能够保护其余人做一份自己的力量,但既然被保护的人不需要他的保护,而是想要他的性命的话,那就随着她们吧。

“如果你也想要杀我,那就给你好了,小鬼。”一方通行彻底的松开了最后之作。

不准备再用矢量操控维持心脏的跳动。

就这样死掉吧。

世界少了他这个恶党,说不定会变得美好不少吧。

“不,御坂没有,御坂御坂……”最后之作却猛地抬起视线,声音都似乎是带着哭腔,目光中也带着某种挣扎。

她的确被输入了病毒,失去御坂上位信号的权限,但也没有就和其余的御坂妹妹一样,在极度的挣扎之下,自我的情绪似乎也开始有苏醒的征兆。

徘徊在田园

“你没有说实话!”食蜂操祈猛地指向番外个体,“即便御坂妹妹们的确心怀着恶意,但是,那一定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你自己也说过了,御坂网络中还是正面情绪更多一些,只不过是你在借由自己的上位权限控制最后之作的行动!”

番外个体的解释存在着漏洞。

主要也是食蜂操祈太熟悉御坂妹妹了。

她们就和她唯一的朋友——桃莉一样。

内心像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动物一般,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对一切都充斥着好感,一旦认定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就不可能更改,非常单纯。

要不然的话。

她早就把最后之作带离一方通行身边。

“是这样又如何?”番外个体猛地挣脱了御坂美琴抓着她的手掌,后退了两步,脸上带着恶意与嘲弄,“我做的有什么不对吗?这家伙杀掉了近一万个御坂妹妹,难道就因为妹妹们没有太多的怨恨就要原谅他?即便一个人不恨,两个人不恨,一万个人的恨意加起来就是我的程度!”

“可是你也没有多少恨意。”食蜂操祈似乎不打算给她喘息的时间,紧接着向前一步说道,“你其实也没有多少想要‘杀’掉他的冲动,因为即便是你,心中的善意依然压过了恶意,是那些人对你下达了必须要复仇的指令吧,说实话,一方通行的死活我根本不在意,但你最好先认清楚你的的内心再说。”

食蜂操祈的心灵感应能力已经非常强大。

哪怕她不敢直接攻击御坂妹妹们。

但只要花一些时间,弄清楚某个个体的情绪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她看的很清楚。

即便是这个被调整为接收整个御坂网络负面情绪的番外个体,只不过是因为被动接受了一小部分的正面情绪,就依然是正面的压倒性胜利。

这或许是连制造他的人都没有想象得到的。

接近一万次被杀的痛苦。

却只是这样的程度而已。

但是,这就是御坂妹妹,这就是她的朋友。

“你在说谎!”番外个体的反应非常的激烈,连嗓门都加大了很多,“怎么可能会不恨,只不过是她们还不知道怎么恨而已,现在的御坂妹妹们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人了,所以她们一定会慢慢的滋生更多的恨意,到时候也一样会有想要复仇的想法!”

“也就是说,你承认了现在的御坂妹妹们其实是不想要复仇吧。”食蜂操祈明锐的抓住了对方话语中中的同脚。

番外个体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了。

被气的。

有种被“恶毒的大人”欺骗的小孩子情绪。

“可恶!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好好看看妹妹们的恨意吧!”

伴随着这句充斥着十足恶意的话语。

外面开始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音。

御坂美琴猛地反应过来一样看着后面,在那里,一个端着枪的御坂妹妹出来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密密麻麻的御坂妹妹将这个房间围的水泄不通。

每一个都是面无表情。

和过去的御坂妹妹们完全不同,而且将手中的武器整齐划一的对准了众人,就像是一个个机器人一样。

“恨意?我可是一丝一毫的恨意都表现不到,这分明是你利用自己在御坂网络中的上位权限控制了她们吧!”食蜂操祈带着一丝愤怒的指出了这个现实。

所谓的上位信号,其实就是御坂网络的控制台。

是用于避免御坂妹妹们反叛,或者失去控制的安全装置,可以控制所有的御坂妹妹,过去是最后之作,而现在,这个控制台转移到了番外个体的身上。

“可恶,你的能力连这都能够看出来吗?”番外个体还是不怎么会撒谎,她似乎十分的惊讶食蜂操祈的力量程度,急躁之下,将目光看向了最后之作,“你也给我过来,不过是旧时代的控制台而已,给我好好看清你的敌人啊!”

“不,不要!”最后之作的眼泪不断的留下,她似乎是在全力抗拒着来自上位的型号,死死的握住似乎是已经死掉了的一方通行的手掌,用哭腔大声的喊道,“我不要讨厌你,一方通行,救救我!”

最后三个字,传入到一方通行已经快要失去意志的脑海中。

有这么一瞬间。

他就好像死不瞑目一样的睁大了眼睛,将都开始涣散的眼瞳死死的盯着面露痛苦之色的最后之作。

“救救我,你一定能够救我的!”最后之作依旧在下意识的,本能的,向她最亲近的这个人求救。

“啊啊啊。”一方通行充盈着血浆的喉咙咕噜咕噜的发出嘶哑的喊声。

她求救了。

她要自己保护她。

明明她的姐姐,她的英雄,她的救星就在旁边,她却依然向自己求救了!

一方通行只觉得气血不断的往脑海里面涌,大半个身子已经踏进了死亡,剩下的一点点却迟迟不肯进去,想要保护面前这个人的心意前所未有的强烈,他的身上泛起了白色的光年,一个犹如天使般的光圈从他的头顶上一点点的浮现。

与之相对的。

白色的羽翼,就在他的身后,在白光之中,缓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