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苏简安的声音远远传来,打断了萧芸芸的思绪,“在想什么呢?该去酒店了。”

萧芸芸猛然回过神,提着裙子向着苏简安跑去,刚想说蹭陆薄言的顺风车,陆薄言就指了指沈越川:“你坐越川的车。”

萧芸芸知道陆薄言是故意的,心有不甘的问:“我为什么要坐他的车?”

苏简安一脸理所当然:“你不是一直都坐越川的车吗?”

“……”哎,好像……真的是。

萧芸芸无以反驳,只能郁闷的朝着沈越川走去。

看着萧芸芸不情不愿的脚步,苏简安有些不忍心:“我们这样逼她,真的好吗?”

陆薄言想起当初唐玉兰逼着他和苏简安结婚,挑了挑眉梢:“没什么不好。有人在背后推一把,他们说不定可以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苏简安没有说话,笑意吟吟的看着陆薄言。

陆薄言无奈的坦诚:“这是经验之谈。”

苏简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挽着陆薄言的手朝停车场走去,上车,直奔酒店。

很快的,停车场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开走,不一会,刚才还闹哄哄的礼堂变得安静空旷。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礼堂内,造型师提醒洛小夕:“苏太太,去酒店之前,你需要先到更衣室换一套礼服。”

洛小夕瞪大风

情万种的丹凤眼看着造型师:“你再说一遍?”

造型师误以为洛小夕是没有听清楚她的话,放缓了声音重复道:“我的意思是,你需要……”

不等造型师说完,洛小夕微微笑着打断她,“我的意思是——你再叫我一次。”她的眼睛里闪烁着雀跃和期待。

造型师愣了愣,随后明白过来洛小夕的意思,笑着字正腔圆的叫道:“苏、太、太……”

这时,苏亦承正好走过来。

洛小夕兴奋的转过身去抱住苏亦承的腰:“你听见没有?她叫我苏太太!”

她才知道,原来用你的姓氏,冠上我的名字,是一件这么浪漫的事。

看着洛小夕脸上毫不掩饰的兴奋,苏亦承的唇角也微微上扬:“以后除了我,每个人都会这么叫你。”

“嗯哼。”洛小夕缠着苏亦承,明知故问,“那你以后叫我什么?”

苏亦承成洛小夕小小的恶作剧,毫不避讳的直言:“当然是叫你——老婆。”

“哎!”洛小夕开心的应了一声,紧紧抱住苏亦承。

以后,不管在哪里,他们都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称呼对方了。

苏亦承也不嫌洛小夕傻里傻气,轻轻抱住她,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动作间透出无限宠爱。

站在一旁的造型师努力缩小的自己的存在感,后来发现根本不需要,因为苏亦承和洛小夕程把她当成空气。

比较悲剧的是,造型师还是一只单身鳖,根本不能无视苏亦承和洛小夕之间的甜蜜泡泡,已经被他们虐得恨不得出门左转立刻找个男朋友。

就在造型师想仰天长啸的时候,苏亦承偏过头:“我知道更衣室的位置,Lucy,你可以先去酒店了。”

“好咧!”终于不用继续被虐了,造型师如蒙大赦,果断遁了。

苏亦承带着洛小夕往更衣室走去,到了门口,洛小夕戳了戳苏亦承的手臂:“你是不是故意把Lucy支走的?”

“……”

苏亦承没有否认。

已经被看出来,否认也没有意义。

洛小夕的目光变得疑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随时有可能要Lucy帮忙。”

“因为——”苏亦承攥住洛小夕的手把她拖进更衣室,不等洛小夕反应过来,直接把她按在墙上,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外人在,有些事不太方便。”

洛小夕瞬间明白过来苏亦承的意思,还来不及说什么,苏亦承的双唇已经印到她的唇上……

苏亦承的吻,一如既往的不容拒绝,急切却并不急躁,温柔中带着火

热,辗转在洛小夕的唇上汲取着,就像要让洛小夕融化在他的双唇下一般。

“唔……”洛小夕无法抗拒也没有这个打算,轻轻环住苏亦承的腰,闭上眼睛回应他。

嗯,这种时候,外人确实不适合在场。

更衣室内,蔓延开一抹别样的暧

昧。

不知道过去多久,苏亦承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洛小夕,目光停留在洛小夕的脸上,深情而又浓烈,眸底盛满了激动的光。

也许是因为激动,苏亦承的声音有些沙:“小夕,我只是很高兴。”

很高兴,在所有亲人和好友的见证下,洛小夕正式成为他的妻子。从此以后,他们的生命有了不可割舍的联系。

他们会在一起度过余生的每一个春夏秋冬,会一起白头,一起到老。

想到这些,苏亦承就很高兴。

而这种高兴,苏亦承不想掩饰,他恨不得让世界都知道他是洛小夕的丈夫。

洛小夕本来是想取笑苏亦承的,但看着苏亦承浓烈的目光,她突然想乖一次,踮了踮脚尖,认认真真的道:“我也很高兴!”

苏亦承笑了笑,目光缓缓变得深沉滚烫,视线凝聚在洛小夕脸上,洛小夕闭上眼睛,不一会,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

这一次,两人只是拥吻,温柔却热烈,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这一次,苏亦承松开洛小夕的时候,洛小夕的唇妆已经花了,他骨节分明的长指抚过洛小夕的唇瓣:“你现在暂时用不上造型师,不过,可以把化妆师叫过来了。”

化妆师的动作很快,不出半分钟就赶了过来,让洛小夕坐到化妆台前,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箱子。

这位化妆师是国内某一线女星的私人化妆师,据说那位女明星之所以可以秒杀跟她同台的所有女星,除了自身优越条件外,这位化妆师功不可没。

这种情况,见惯大场面的化妆师似乎是习惯了,熟练的取出色号合适的口红,正准备给洛小夕补妆,年轻的小助手突然“呀!”了一声:“洛小姐,你的妆怎么花成这样了啊!”

洛小夕面不改色:“哦,刚才蹭了一下。”

“可是……”

小助手还想说什么,被化妆师打断了:“小米,洛小姐已经和苏先生举行婚礼了,应该叫苏太太。”

“哦哦,不好意思,苏太太。”小助手吐了吐舌头,忘了洛小夕唇妆花得一点不剩的事情。

补完妆,洛小夕换了一件红色的礼服。

这件礼服和婚纱一样,出自同一个设计师的手,洛小夕偏爱的华丽中带着优雅的设计风格,露肩,长度刚刚过膝。

礼服的款式并不繁复,但每一个细节透露着对极致美感的追求,做工和面料更是无可挑剔。

一袭白纱的洛小夕,美得令人震撼。

当白纱换成红裙,洛小夕身上火热的性感和与生俱来的张扬,就这样被那抹红色勾出来,她整个人就像开在沙漠中央的红玫瑰,美艳夺目,勾人心魄。

苏亦承目光深深的看了洛小夕片刻,朝着她伸出手:“走吧。再不走,我怕你又要再补一次妆。”

洛小夕挽住苏亦承的手,偏过头在他耳边吐了口气:“再过十二个小时,你就可以不管什么化妆造型,随意对我怎么样了~”

她不说还好,故意这么一说,苏亦承心里某个地方就痒痒的,恨不得拨一圈时钟上的时针,让时间在短短几秒里走到今天晚上。

洛小夕太熟悉苏亦承每一个微妙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了,珍珠一样的牙齿咬住红唇:“苏先生,看得清清楚楚却吃不到的感觉,怎么样?”

苏亦承危险的看着洛小夕,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很不好。”

洛小夕点点头:“不好就对了,这种滋味我尝了十多年。”

“……”苏亦承眼里的危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定的闲适:“你这是报复?”

“嗯哼。”洛小夕笑了笑,“只是一次小小的。”

言下之意,这样的报复以后还会有,而且可能是大大的。

苏亦承顿时头疼:“小夕,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洛小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是因为这是我们的婚礼,才能让你印象深刻啊。我这么聪明,你害怕了吗?”

苏亦承:“……”

洛小夕就当苏亦承是怕到讲不出话来了,一脸体谅的拍了拍苏亦承的肩:“好啦,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开心点啊。时间差不多了,老公,我们去酒店吧。”

去酒店的一路上,苏亦承都在想怎么样才能让洛小夕不记恨以前那个他。

但仔细一想,按照洛小夕的性格,如果真的恨他,她根本不可能嫁给他。她玩心重,多狠话的话,都只是吓吓他罢了。

然而,这不能抹去他曾经伤害过洛小夕的事实。

想着,苏亦承把洛小夕揽过来,将她的头按在他的胸口处。

洛小夕不习惯大白天的就这么温情脉脉,挣扎了一下:“干嘛啊?”

苏亦承的声音低低的:“小夕,谢谢你。”

洛小夕蒙了一头雾水:“谢我什么?”

苏亦承笑了笑:“以后告诉你。”

洛小夕嘴硬的不肯承认自己很好奇,若无其事的说:“随你便。”

苏亦承只是把洛小夕抱得更紧。

没多久,车子抵达酒店,苏亦承下车为洛小夕打开车门,朝着她伸出手:“下来。”

洛小夕还没来得及搭上苏亦承的手,视线就捕捉到一抹陌生却足够让她吃惊的身影,下车的时候,她给了苏亦承一个做好心理准备的眼神,示意苏亦承往后看。

苏亦承认识洛小夕以来,她一直都是坦坦荡荡的,眼里从没有出现过这种眼神,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