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羽随即也是起身了,根本就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两个小家伙呢?也都是收拾自己的东西,完就不需要其他人帮忙,有条不紊的!两个小家伙的表现呢?也是让看着的众人,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同,一般的家庭是教育不出来这样的孩子。

收拾完毕了之后,两个小家伙鞠躬行礼,非常的有礼貌,退了两步然后转身离开,看得真是让人感觉无可挑剔了!能够有这样的孩子,绝对是福气!

“周老?就是一块硬币而已!值几百万?”

老者看着远去的丁羽和两个小家伙,也是笑了笑,“小陈呀!你呀?有的时候还是太过于的操切了,好听一点的来说呢?人家比较的知性,所以不跟你一般见识!”

陈优有些不解的看向了老者,老者也是笑笑,“看到他戴的那块手表,还有他戴的手串了吗?那个不是凡人的东西!”说着也是打量了一下陈优身上面的装束,“买你身百八十倍可能有些过分,但绝对不夸张!”

“我?”陈优也是刻意的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在自己看来,这个绝无可能的事情!自己的身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身价,自己很是清楚,百八十倍是个什么价值自己都感觉有那么一些眼晕了!周老跟自己开玩笑呢?

“信不信随你!”老者也是笑笑,“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少陪了!”老者也是笑笑的站了起来,跟邻桌的人打了一个招呼,随即也是离开了!

这个陈优呀!性格上面太过于的冲动了,从他做事的这个情景就可以看出来其中的一二来,想要以势压人,幸亏呢?人家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如果说真的要是动动手的话,说不懂一指头就只能给直接的摁死!

陈优看着家大业大的,但是呢?人家呢?富而不漏,贵而不显,除非像是自己这样的老江湖了,不然的话谁认识他们身上面究竟都穿戴了一些什么呢?你根本就看不出来,因为世面上呢?从来都没有流传过这些东西。

别说平常的老百姓了,就算是达官显贵可能见的都比较少!所以陈优看不出来呢?这个是常理中事,但是在对待丁羽的一些事情上面,也是让自己看到了陈优吗?多少还是有一些问题和状况,所以自己的离开呢?也是把先前的事情给推脱了!

本来自己这一次呢?就不是那么的兴高采烈,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呢?自己倒也是有了借口,相信陈优聪明一些的话,也不会找上门来的,至于丁羽吗?人家非富则贵的,相信陈优还不会傻到如此的地步!

看着自己邀请的人离去,陈优的脸色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堪,最后周老说的那番话呢?也是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差池!因为给自己的感觉呢?就好像是套子一样!

户外冬日游乐美女比剪刀手卖萌图片

不会是他们故意联合起来骗自己的吧!但是随即陈优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如果说那个年轻人还有可能的话,那么周老是绝对没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的!毕竟他的为人呢?是被大家所有目共睹的,不会因为自己一个人一件事,而坏了自己的名声。

回想一下,没有感觉到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古怪!

要知道在一定程度上面呢?给两个小孩子的上面装着一个金饭碗,这个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太夸张了呀!一个小小的硬币作价上百万,这个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夸张了,至少对于自己来说是如此的!

如果说是什么古玩字画的话,那么倒也可以理解,自己家里面呢?也有不少的收藏,毕竟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不仅仅是陶冶情操这么的简单,而且还可以保值、升值。

真的到了不时之需的时候,拿出来,也是比真金白银要好使!

但是自己能够理解为什么就是一块简单的袁大头就值这么多的钱?这帮人不会是疯了吧?

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之后,陈优犹豫了一下,随即也是把旁边的助理给叫了过来,“去打听一下,刚才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注意一点!不要闹出来其他的事情来!”

陈优为什么刻意的嘱咐了一句,原因很是简单,周老先前的时候说过了,人家一块手表和手串能够买自己前身百八十件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样的人绝对是非富则贵。如果说就是富的话呢?可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说真的太贵了,自己还是缩起来自己的脑袋比较好。

“爸爸,我们刚才的时候是不是露白了?”

走在两个小家伙身边的丁羽也是哦了一声,“我们的宝贝什么时候学会这个词了?”对此丁羽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好笑,随即也是解释的说到,“真的要是解释起来的话,跟你们的关系倒也不大,主要是那位老先生呢?有些过了!”

两个小家伙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解?也都是齐齐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随即丁羽也是解释的说到,“你们的硬币呢?并不是所有人都认知的,要知道流传的在世的袁大头可以说是相当的多,如果说不是这个行当里面的专家,是没有人能够分辨清楚的,而且在很多人看来呢?你们的这个银币?保存的如此只好,加上又是有这样的方式保存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复刻版本!”

丁羽的解释还是通俗易懂的,两个小家伙也是很快的就明白了过来,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的,行业的人甚至都很难分辨清楚的。而那位老者呢?可能是喜欢,也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把这个事情给捅破了!

对于丁羽来说呢?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丁羽也不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自己说是替他找一枚,但是这个话呢?可以看做和善、同样的呢?也可以看做是一种警告,很多的时候呢?大家都是心造不宣!

如果说放置到以前的时候呢?丁羽说不定早就已经怒了,就算不打断胳膊打断腿,也不会有太多的好果子吃,但是现在吗?丁羽的心中还是相当的平和,并没有任何的暴怒的表现,当然了这个也是跟两个孩子在身边了,也是有相当的关系。

“丁先生!”丁羽带着两个孩子走了没有几步的距离,就被人给追上了,看着追上来的老者,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老先生,你好!”丁羽也就是笑笑而已,并没有太多的理会,这位老者现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意义多样的。

“丁先生见谅!”周质也是抱起来手里面的拳头,“刚才的时候多有得罪!”周质也是非常诚恳的说到,丁羽也是笑笑,并没有停下来自己的脚步,两个小家伙倒也没有太多的忌讳,在旁边的位置相互的打闹着。

“怎么?老先生还有事!”丁羽不咸不淡的说到。

周质看着丁羽,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丁先生不计较,但是我这个老家伙不能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更何况这件事情如实的来说呢?是我利用了丁先生,丁先生有大量,不跟我这个老家伙一般见识,我总不能够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丁羽也是点点头,“寻常中事,没有什么见怪的!”虽然说老者过来了,但是丁羽呢?依旧是先前的那个态势,慢条斯理的,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上心的样子,而老者则是陪着丁羽的身边位置,两个人就好像平常聊天一样的走着。

“丁先生来这里旅游?”

“带着他们两个人过来见识见识!祖国的河山如此之大,趁着现在还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呢?也是走动走动,将来还有没有这个时间呢?真的是不太好说!”

周质因为先前的时候利用了丁羽,所以感觉心里面多有愧疚,加上自己过来找了丁羽之后,他竟然什么表示都没有,这个多少让周质感觉有些忐忑。

陈优呢?看着好像势力雄厚,但是呢?自持身份,自己跟他本来就不是一路的,所以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面前的这位小年轻呢?绝对是非富则贵,这样的人真的是计较了,自己的问题可就大了!

要知道自己活了这么大的一把年纪了,盐吃的多了,自然也是有一定的经验,越是这样的人呢?越是不太好招惹,人家不愿意跟自己计较,但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情就没有放在心上面了,所以自己化解了这段‘恩怨’。

“如果丁先生不介意的话,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想必丁先生也是品尝过不少的名胜,但是有些呢?还真的就是我们这些老鬼们才知道的,毕竟我们在这里的时间比较的长,所以知晓的东西呢?也是比较的多!”

丁羽也是看了一眼两个小家伙,随即对周质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看到丁羽点头,周质也是心下一松,丁羽点头了就是好事呀!要知道先前的时候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是不错了,但是奈何这位一直都没有松口,而现在点头了?说明了自己的一番作用呢?还是起到了些许的效果!

“老先生倒是很有情趣!”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这位老爷子手里面的扇子,要知道这个时间段手里面拿着扇子的人呢?真的不是非常的多,换句话来说,就是装逼用的,至少现在的人都会这么的去理解!

“习惯了!”周质的心情好像也是不错,“我呢?挂着一个书法协会的名,当年的时候跟着我的老师学了一些,拿着这个东西呢?多少有那么一些附庸风雅的意思,但是不拿着的话,总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自在!”

“了解!”丁羽也是笑笑,“我父亲也是一名医生,他曾经跟我说,当年的时候拿手术刀都拿出来魔怔来着,放下手术刀的时候就是感觉不太得劲,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不过好在呢?并没有养成拿菜刀的习惯!”

听到丁羽如此的说,周质也是大笑了起来,既然说开了,那么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要知道彼此之间呢?并没有太多的矛盾,对于这样的老油条呢?丁羽也不知道真的就记恨在心。

“丁先生的气度不凡,不像是医生!”

“是吗?”丁羽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脸,“当小白脸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这就是一句玩笑话,有那么一些自嘲的意思,“还真的就是当医生的,我父亲就是当医生的,受到了父亲一定的影响,所以对此也算是比较的有兴趣!”

并不是什么熟人,丁羽也是犯不上上来之后就自报家门,再者说了,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医生,这一点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这个是自己的本职,不过现在还没有完的出师,要知道就算是带着两个孩子出来,自己也是都没有放弃有关方面的研究。

“没有医生的那股味,要知道我也有几个当医生的朋友,中医和西医的都有,中医的还好一点,虽然说味道浓郁,但是习惯之后,感觉还挺亲切的,但是西医的味道真的是没有办法承受,而你身上面没有这样的味道,反正我没有闻到!”

丁羽则是细细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老者,这位的鼻子很是特殊呀!能够清楚的分辨出来其中的味道,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一般的,要知道很多人都是分辨不出来的。

“可能我沾染的还是比较少吧!”丁羽并没有强行的去解释什么,没有这个方面的必要,随即四个人也是找了一辆车,一辆出租车,既然这位老爷子盛情邀请,自己也不能够拒绝才是,反正自己这边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来到了地头之后,丁羽也是站在外面看了两眼,一个店面的兴旺呢?也是有着诸多的讲究,这里的环境呢?并不算是高雅之地,但是看了一下周边,再回头看一看这里,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特殊!

“好地方!”丁羽也是难得的说了一句,倒是旁边的周质微微的一愣,“丁先生,我来这里很多次了,也跟不少的朋友来过很多次,但是大家都责怪这里略显有那么一些偏僻,好在这里的东西不错,所以生意也算尚可!”

丁羽摇摇头,“真的是好地方呀!”随即丁羽也是看了一下屋檐,然后转头看了一下周围,欣赏了一阵之后,这才往里面走了进去,之所以看屋檐,这个也是有讲究的,做生意的人呢?并不是说屋檐越高越好!

看到丁羽并没有拒绝的走了进来,周质也是盯着房檐看了两眼,就是有些古朴而已,也没有看出来一个所以然来,不知道丁羽究竟是真的看出来了什么,还是说故意的说两句好听的,但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应该吧?

看着里面的装修和布置,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古朴呀!要知道一般的情况之下,饭店里面呢?基本上都是椅子,而这里呢?长条板凳,看着上面油光锃亮的,绝对有年头了,桌子倒是非常的干净,实木的桌子,很是结实。

两个小家伙并没有率先的坐下来,一直等老者和自己的父亲坐下来之后,这才找了自己的位置做了下来,随即好像也是看到了什么,也是把背包放置到了不远处的密码箱里面,把钥匙挂在了手腕上面。

还别说在这样古朴的店里面看到如此的‘高科技’,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适应,但还真的就是非常好的方便了顾客,至少不会因为吃东西的时候担心自己的随身物品!

随即也是看见服务生打着毛巾就走了过来,这个装束也是两个小家伙兴趣大增,从板凳上面挑了起来,然后去自己的物品箱那边拿了东西回来,“叔叔,我可以给你照张相吗?”两个小家伙也是率先的问及了一下,并没有贸然的去动手。

服务生也是人,也是需要去尊重的,两个小家伙的话语也是让服务生一愣,显然也是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随即也是表示了同意,两个小家伙也是摆好了设备,很快的也是拍摄了起来,拍摄过后呢?也是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门风家教太好了!”周质也是衷心的说到,“我这个老家伙也算的上是儿孙满堂了,但是家里面的孩子们呢?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嗨,这话说对了,你这个老家伙还像点样子,但是你的那些儿孙呀!当初的时候就应该那啥了!”

丁羽也是会看了一眼,谁呀!这是,说话可是有点冲呀!

俗话说得好呀!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来着,但是这位老爷子呢?直接的就开骂了,而且还是揭短的开骂,特别是还当着外人这么的说,这个就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话!

周质也不是白给的,随即也是开骂了起来,倒是两个小家伙在旁边傻眼了,这两位老爷爷都已经多大的年纪了,怎么还跟小朋友似的,看这个架势呢?甚至都要动手了!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火爆呀!